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玉玉 2021-09-10 09:17

  季府坐落在京都大街东北的位置,因为是百年功勋世家,多年以来,府邸已经扩建得很充裕,远远一看,府门都比同街的其他门户要大。

  而此时,季府大门敞开,门口正站着一大群人,像是在等待什么。

  直到由远而近的车队行来,季府大老爷季阳才眼前一亮。

  来了,终于来了。

  车子稳当的停在季府大门,季乾跨下大马,对着季阳道,“父亲,儿子将妹妹接回来了。”

  季阳身后的一众女眷都翘首望着后面朴素简陋的蓝顶马车,心里嗤笑,听说这个季梓的外祖家多年前就破产了,还能给她这位表小姐租个马车从商城赶来,可真不容易啊。

  季阳也看到了那简陋的马车,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觉得自己失策了,早知道应该让乾儿带一辆更好的马车过去接人,毕竟是季府迎接大小姐,这马车,实在是太难堪了。

  这么一想,他又觉得自己这个大女儿不懂事,明知道是回京都,回季府,为什么不用辆好点的马车,平白还让人觉得他季府多亏待她似的。

  “是小梓吗?出来吧。”季阳压住心里的埋怨,温柔的唤道。

  车帘打开,首先出来的一位鲜袂红衣的少女走出来,红衣少女气质淡漠,眉目虽然只算清秀,但态度矜傲,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味道。

  季阳没想到七年光景,刘家能把他这个不成器的大女儿教养得这么好,顿时眼前一亮,这样好的气质,交给皇上,皇上指定会同意她去和亲,到时候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就保住了。

  这么一想,季阳脸上就露出欣色,“七年不见了,小梓也出落得亭亭玉立了,爹爹都快认不出你了,过来让爹看看,你可知道爹这么多年来有多想你。”

  后面萧氏、季菱、季颜也没想到被她们丢弃多年的季梓居然能长得这么好,虽然容貌只算普通,但是浑身的气质却像个十足的大家闺秀,三人诧异之余也同季阳一样露出喜色,看来这次的和亲危机能解决了,只要有这个季梓在,送她去远嫁那个暴戾成性的异国王爷就对了。

  千雁将这群人的各种表情观察得一清二楚,强忍住将这群人一剑杀了的怒气,冷冷的笑道,“季老爷认错人了,奴婢千雁,庹部长,是小姐的贴身婢女,可没福气做季老爷的女儿。”

  什么,婢女!

  季阳顿时觉得尴尬极了,连女儿都认错了,一会儿再想装装慈父,可怎么拉下脸。

  而就在这时,一双素雅的柔荑轻轻将车帘撩起,接着,一张戴着面纱的朦胧小脸露了出来。

  季梓走下马车,白色的衣裙将她衬得娇赢柔弱,露在面纱外的眼眸清亮温和,眼睫纤翘,垂眸时落下浅浅的阴影,却更显得她肤若凝脂,眉目如画。

  “季梓见过爹爹。”季梓柔柔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行礼。

  但是现在没人会计较她有没有行礼,只因为所有人都被她出尘的气度,娇美的半面脸庞所吸引了。
  季阳完全没想到自己从没记起过的大女儿,仅仅七年而已,就出落得这么标致动人,这要是在街上见到,他想他都不敢去认。

  萧氏和季家两姐妹也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季梓,吃惊之外,季家两姐妹眼底很快露出妒忌和怨恨的目光,多宝qq52557,对待比她们美的女人,她们向来没有好脸色。

  “季老爷,踏青草斗宜男,我家小姐一路舟车劳顿,是不是可以进去休息了?”千雁看不惯这季家的人,虽然小姐交代她尽量隐忍,但她还是有忍不住的时候,跟着小姐七年,她还从来没有忍过谁。

  “是,是,进去休息,进去休息。”季阳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将季梓请进去。

  季梓也不扭捏,径直就走过去,也不是是无意还是有意,她竟然走到了季阳身边,也就是将正房大夫人萧氏和萧氏的两个宝贝女儿都挤在了后面。

  季菱、季颜同时眼露凶光,这个季梓不过是个区区庶女,竟然敢走在她们前头,她以为她是谁!

  “喂,你懂不懂礼数,不知道爹身边的位置是给娘的吗?你以为谁都有资格站过去?”季菱狠厉的声音直接脱口而出。

  季家的下人们都惊呆了,心想这个大小姐才刚回府就得罪二小姐了,往后的日子只怕难过了。

  但反观季梓,她脚步未停,像是根本没听到一般,一如既往的往里走。

  季乾皱了皱眉,对这个所谓“长妹”更加不喜了。

  见她无视自己,季菱火气大涨,靓妆才罢粉痕新,直接冲上去拦住她,“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路被拦住,季梓被迫停下,她轻柔的眸光看着眼前的季菱,藏在面纱下的唇角微微勾着,“你在跟我说话?”

  “废话,当然是跟你说,这里还有谁像你这么没规矩!”季菱嗤然一笑。

  季梓却不怒反笑,悠然的声音仿佛焠过蜂蜜似的,娇甜可人,“你没叫我的名字,我自然不知道你在跟我说话,不回答你何错之有?倒是你,连与人说话起码的礼貌都不懂,你是谁买回来的丫鬟?季府的里的下人都是这么没有规矩,甚至还敢随便拦主子的路吗?”

  “你……你说谁的丫鬟!我是季府的二小姐,你敢说我的丫鬟!我看你才像个丫鬟!”季菱气得全身发抖,恨不得扑上去扇季梓一个耳光。

  季颜此刻也跑了上来,给姐姐助威,“大姐,你倒是好大的架子,回个府要大哥亲自去接就算了,现在不懂礼数,还一嘴的歪理,你这胡搅蛮缠的性子是谁教你的!”

  季梓一笑,表情悠然淡漠,看着季颜,“若我也算胡搅蛮缠,那你们平白无故,又吵又闹的又算什么?”

  “你这是什么态度!”她在讥讽自己,季颜气得脸瞬间黑了。

  季梓哼了一声,看都不想看她,直接往里面走,路过从头到尾一言未发的季阳身边时,她特地睨过去一眼,声音冷柔的问,“爹爹,我的房间在哪里。”
  季阳猛地抬起头来,看季梓的目光已经变了,刚才季菱找她麻烦,他故意没有吭声,就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毕竟要想让她安安分分的去和亲,必要的示威是肯定要有的,但没想到,她三言两语,竟然气得季菱怒上心头,还把季颜也损了一顿。

  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动摇了一下,他直觉的觉得,这个大女儿,好像不好驾驭。

  推她去和亲的事,真的能水到渠成吗?

  “管家,送大小姐去梅花阁。”季阳喊了一声,眼神却深沉了许多。

  管家立刻走上来将季梓请走,待人走远了,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的萧氏才走上来,抚着季阳的手臂,面带担忧的说,“看来这个孩子,对我们有怨恨。”

  萧氏一句话就说到点子上了,季阳心头一震,没有说话。

  “老爷,我们得想个办法,要是知道了和亲的事,她不肯去可怎么办,菱儿和颜儿身娇肉贵,又是你从小宠到大的,你也不想她们其中一人去赤国受苦吧。”

  季阳看了貌美如花的两个女儿一眼,眼底露出担忧的神色,但想到这个多年来没有交集的大女儿刚才的一番冷言,便只能叹息道,“再说吧,那丫头,看起来没那么好操纵。”

  萧氏闻言眉头一皱,暗暗咬牙。

  季菱和季颜站在后面将父母的话听得清楚,一听爹爹竟然也被季梓那个小野种震住了,不觉气愤,两人对视一眼,互相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到达梅花阁的时候,里面全是下人,看到主子来了,都恭敬的出来请安,季梓淡漠的扫了一圈儿下人们,见个个都是眼珠子乱转,脚下虚浮,一看就不安分的主,嘴角勾出一个森冷的笑意,直接走进房间。

  这个萧氏,对她可真是关照有加啊。

  房间里,千雁不服气的恨声道,“外面些一个个端的架子比主子还大,不知道还以为她们才是小姐,小姐,我将她们都赶走吧。”

  季梓嗔了她一眼,“你说赶走就赶走?这豪门大宅里,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你以为是在自家家里?一身蛮劲给我收收,京都,可不是给你动武的地方。”

  “难道要我忍气吞声?”千雁怒。

  “谁若是给你气受,你转个法子,让她受回去就是了。”

  千雁懵懂的眨眨眼。

  季梓淡笑,“不懂?那等着,顶多再过一个时辰,那两位娇小姐就该找上门了,到时候你且看清楚,我是怎么做的。”

  事实上,还不到一个时辰,只是半个时辰,那季菱和季颜就过来了,两人身边只带了贴身丫鬟,来的倒是比季梓想象的要低调。

  不过转念她就想到,季阳现在恨不得把她供起来,好和和气气送去和亲,若是知道两个女儿敢来找她的麻烦,也不知道最后谁才会吃不了兜着走。

  “哟,姐姐这院子怎么乱糟糟的,也没使唤个人收拾。”季菱手里握着条马鞭,放在手里一扇扇的,脸上却笑得甜美。
下一篇:校花啊哦好猛好力啊哦 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上一篇: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随着马的奔跑越来越深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