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随着马的奔跑越来越深

玉玉 2021-09-10 09:16

  初夏的夜空浩瀚苍穹,森冷的弯月悬挂高空,光影映照陆地,淡薄得犹如天神的瞳目,凉沁,冷漠。

  镜尸湖畔,季梓傲然独立,森寒的冷眸淡淡的瞥着尸湖内的浅浅波澜,须臾,她走上去,俯身用手划了划那火红色的水液,红液被荡起细弱的浪花,如春郊的红蛇,攀索在那素洁的手指之间。

  突然,空气被划破,伴随着一道尖利的冰刃声,身后,一道黑影袭来。

  季梓耳目未动,只是在黑影倾上来时,微偏脖项,手指弹起几颗水珠,指风一至,水珠立刻如刚硬的铁球般向那道黑影攻去,黑影似乎早料到会如此,从容不迫的以长刃挡下水珠,只听空气中“铿锵”一声,黑影还在措手不及时,那水珠已经击穿长刃,像黑影的胸膛狠贯而去。

  黑影大惊失色,连忙凌空一跳,再倒退数步,体内的真气有些波动,他闭眼调息了一下,再睁眼时,眼底已恢复了一片肃穆。

  “小姐的五行御术,更加精炼了,这水御之功更已达化形为力的境地,属下恭喜小姐。”白飞眼带兴奋的说道。

  季梓慢慢起身,随意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转头看了白飞一眼,移开眸子,“拍马屁的话就别说了,若非尸水本质刚强,刚才那一击,也难保如此威力。”

  白飞只当自家小姐是学无止尽精神作祟,心下更是溢满敬佩之情,五行御术中最难的便是水御,要将水滴实体化,并且迸发出断铁削刃的威力,这里头不知要注入使用者的多少内力,其势绝对不予小觑。

  “打听得怎么样了,季家是个什么意思?”并不想在武力上多做说谈,季梓径直问道。

  白飞这才想起今次前来的目的,连忙收敛垂头,恭敬禀报,“果真如小姐所料一般,季家那些阴险小人,存的当真是让小姐去代他季家二小姐和亲的意思,大陆四国中,谁人不知赤国当今三王殿下貌丑凶残,暴戾狂妄,盛国那君王没有适龄公主送到赤国和亲,便敕令功勋世家交出个女儿来认为义女,再送赤国,季家总共三个女儿,除却小姐外,便是二小姐季菱,三小姐季颜,可季家那老匹夫与那贼婆娘居然两个女儿都舍不得,偏是要把主意打到小姐头上来,简直不知死活,若不是小姐命令属下不可轻举妄动,属下真想直接将那两贼子手刃刀下。”

  白飞咬牙切齿,季梓却是嫣然一笑,摇了摇头,一边往畔旁的石亭走,一边失笑着道:“你就是这点,太冲动了,你以为你家小姐我,是随便谁都能欺负的?”

  白飞立刻摇头,“当然不是,小姐武力高强,他们算什么东西……”

  “那不就是了。”季梓随意落座,表情一派悠闲,“既然这季家的人如此想我,我便回去就是,到底是我的父母姐妹,那可是亲戚呢。”

  白飞抽搐一下,刚想再说什么,一抬头,却看自家小姐那如猫儿般的瞳眸轻轻眯起,只留下一条细细缝隙。
  这是小姐在算计什么的时候,才会有的表情。

  白飞登时悟了,连忙颔首,抑制住心中的激动,连忙问道,“那小姐此次带谁去?是我,还是千雁?”

  看他那紧张兮兮,深怕被嫌弃似的,季梓无奈一叹,“那就一起吧。”

  白飞眼睛一亮,无声笑了。

  七月的盛国已是烈日当空,盛城城外,高坐黑马之上的季乾望了望前方不找边际的道路,眉头狠狠皱在一起,转头,朝身后的部下问:“不是说未时一刻吗?都快申时了,怎么还没到?”

  那部下也是被晒得汗流浃背,急忙不敢耽误的道:“属下这就去再探。”

  “不用了。”季乾黑眸一眯,重哼一声,“一个见不得台面的私生女罢了,居然敢戏弄本公子,打道回府。”说完,一提马缰,转头就要走。

  “来了,来了,马车来了……”不是谁喊了一声,众人立刻盯着烈日看过去,果然,一辆蓝顶马车正伴着尘土飞扬而来。

  季乾脸色阴沉的转过来,冷冷的盯着那辆马车由远而近,再次哼了一声。

  盛国地处西南,一到夏天便热如火烤,昨日父亲突然命他今日到城门口来接位客人,他原以为是外国使节,当即应承,可今早才知,居然是接那个据说七年前便被母亲扫地出门的私生女,散一世繁华,他本想找父亲理论,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庶女,随便找个家丁去接不就行了,何必劳动他堂堂季家大少爷?

  可父亲却言词冷戾,命他必须亲自迎接,弄得他原本就不悦的心情更加郁卒了,而这会儿那女人竟然还胆敢让他干等大半个时辰,更加不可饶恕!

  马车徐徐停下,车帘撩开,露出头的是个梳着单顶髻的红衣女子,这女子长相仅算清秀,只表情,却冷得非常。

  季乾眯了眯眼,倨傲的开口,“你就是季梓?长得可真平凡。”

  那红衣女子扫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你是何人?”

  季乾脸色一沉,虽然不愿承认,但还是凛声道:“我是你兄长,怎么,当了七年野丫头,连亲哥哥都不认得了?”那亲哥哥三个字,他特地加重语气,说是亲哥哥,但到底也只是同父异母,嫡庶之分显而易见。

  红衣女子依旧面无表情,但眼底的光芒却冷了几分,“彼此彼此,季少爷不也连亲妹妹都不认得?奴婢千雁,是小姐的侍女。”说完不等季乾吃惊,她已经催促,“季少爷前头带路吧,我家小姐一路颠簸,身子有些不适,正在午睡。”

  “呵?”季乾怒极反笑,“好大的排场,你个牙尖嘴利的丫头,既然是婢女为何不早说,季梓呢,把她叫出来,看到兄长为何不行礼?堂堂季家大小姐,如此不顾规矩,教养何在?”

  千雁刚要反驳,衣角突然被人拉住,她回过头,只见自家小姐拿起白纱,蒙在面上,对她摆摆手。

  千雁只得点头,不甘愿的让开。

  季梓凑到车门旁,掀开车帘,对外高居大马上的男人好脾气的点了点头,“季梓见过大少爷,季梓不堪路途,身体抱恙,无法给大少爷请安,还望恕罪。”
  因为白纱,季乾看不清季梓的容貌,但看她那副软趴趴,三国创世录,病怏怏的摸样,倒真像是身体不适。

  既然是身体不适,那路程上耽搁一点,也就说的通了,不过……看了眼那正扶着自家小姐满脸关切的红衣婢女,季乾又皱起眉,不是听说这季梓被母亲赶出季府后,就投奔了她生母刘氏的娘家?

  而刘氏一家几年前不是已经破产了?这区区一个上门投靠的表小姐,刘家居然还给她配丫鬟,看来刘家倒是真把季梓当宝贝,估计也是计较着她体内到底留着季家的血,养好了,往后还能占点便宜。

  哼,想的到美。

  想通这些,季乾脸上又露出鄙视的表情,但也懒得废话,调转马头,径直往前走去。

  他一带头,后面的人自然跟上,千雁将季梓扶进车厢,放下车帘,马车也随行而起。

  车厢内,jmsjw end,季梓随手扯下脸上的白纱,感受着马车的颠簸,脸上的表情难看极了,只是除了难看之外,她脸上还哪有半分病容?

  千雁有些不服气的板着脸,“那季家大少爷好大的排场,幸亏白飞没来,否则那大少爷的脑袋就要换个地方放放了。”

  季梓扫了她一眼,总算笑了,“和他计较做什么?你倒是越来越小气了,不过……”

  她眉目微挑,眼眸凌厉如刃,“我怎么不记得我有个哥哥?呵,季家这颠倒黑白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了,母亲生下我后,那萧氏才诞下长子,按理说,他应该是我弟弟才对。”

  穿越到这具身体后,季梓便继承了原主人的一切记忆,她记得那个宠妾灭妻的季老爷,也记得妾子萧氏怎么将原主人的生母刘氏折磨而死,更记得刘氏死后,原主人过着怎么样卑微的生活,当然最不得不提的,就是从刘氏死的那一天开始,原主人不再是季家独一无二的嫡长女,她成了庶长女,萧氏抢占了主母位后,将刘氏的灵位从祠堂丢出,历来只有正妻才能入家族祠堂,海路雪中寒,萧氏彻底抢走了刘氏的一切,她的儿女成了嫡子,嫡女,刘氏的女儿,却成了讨人嫌的小乞丐。

  这些,季梓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她是从乱葬岗醒来的,一睁眼就看到自己满身的伤痕,头上也全是血污,而这些,都是那个萧氏对她下了狠手,那个狠毒的女人,势要她一辈子也回不去那个金光闪闪的季家。

  “小姐。”千雁的声音打断了季梓的回忆。

  季梓回神,眼神清明了些,“嗯。”

  千雁犹豫了一下,才问:“听白飞说,季家是让小姐回去代替季家二小姐,去赤国和亲?”

  “是有这么回事。”她冷冷一笑,原本就清美的容貌,更添一分妖冶,“不过结果怎么样,谁知道呢?”

  千雁原本悬在半空的心脏总算落回了肚子,她就说,小姐怎么会让自己吃亏,想到刚才小姐对那季家大少爷的态度,她冰冷的脸上,难得晃出一缕笑痕,她家小姐有个怪脾气,就是越讨厌谁,对谁越温柔,而被她讨厌的人,那下场……呵呵。
下一篇: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上一篇:合家欢一家亲目录 紫黑色硕大布满青筋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