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家欢一家亲目录 紫黑色硕大布满青筋

玉玉 2021-09-09 13:54

  我并未察觉,当我转头看绿衣的时候,身边的王祈雨也瞧见我向身后望着,也侧过头来,顺着我的目光望去,正巧看见了绿衣冲着我笑,她冷冷的看了绿衣一眼,绿衣就急忙低下头去,浑身哆嗦着,不敢抬头,我丝毫没有发现,因为我的这一举动,给原本和睦相处的主仆带来的莫大的误会,也酿成了一个大错。

  王祈雨脸上虽挂着笑,和安梓成开心的聊着天,但心里恨不得将身后的绿衣千刀万剐,果然,绿衣也喜欢上了梓成,竟然还冲着梓成笑,笑的那么开心。

王祈雨将手缩进袖口,握成拳状,连指尖狠狠刺入掌心都没有感到疼痛。身后的绿衣则是一脸懊恼,这下被小姐逮了个正着,回去恐怕没好果子吃,她只是礼貌的回敬了安公子一个笑容而已,难道就这样都不可以么.

她从未想过和小姐争,她也知道自己是争不过的,所以她断然不会有那种想法,她是被小姐买来的,要不是小姐收留她,估计她现在不是在街上乞讨,就是被卖进群芳阁了,小姐对她有恩,她是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小姐的事情的。

  “王姑娘你怎么了”我自顾自的说了一长串话,却久久听不见有人回答,于是侧头望向身边的人,却见王祈雨皱着眉头,神色凝重,又一个变成这样了,她们都是怎么了,我不禁疑惑道。

王祈雨听见身边的安梓成叫她,眨了眨眼,将脑海的思虑抛之脑后,不自然的伸出手捋捋胸前的秀发,柔声说道“没什么”

就在她抬手之间,我随意一瞥便瞧见了她掌中的殷红。我停下脚步,连忙拉过她的手摊开,鲜血淋漓,掌心里全都是血。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呢”我想掏出手帕为她擦拭一下,但摸遍乐事身上也没找见,后面的翠烟,和绿衣闻声也赶了上来。

  当看见王祈雨掌心的殷红之后也吓了一跳,“这好端端的,怎么流血了呢”

翠烟急忙掏出手帕想递给苏婉馨,绿衣也作势要上前帮自家小姐擦拭,只听“嘶”一声,王祈雨,翠烟,绿衣三人同时循声望去,便瞧见撕下衣摆的我,正拿着布条细心的帮王祈雨擦着掌心的血水。

翠烟撅着嘴将手帕收回袖中嘟囔道:“公子真舍得,那可是他最喜欢的衣服”绿衣也默默的将手帕塞回原处,静静的看着一切。王祈雨早就愣在原地了,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儿。我将王祈雨手中的血擦干净以后,又从身上撕下一块衣料,细心的系在她的手上。

  “真是抱歉,让公子撕毁了喜爱的衣裳”王祈雨言语间略带愧疚的说。

我笑道:“没事,不过一件衣裳而已,没伤你就好”王祈雨听了安梓成这番话之后,心里暖暖的,伤了手也值了。

“记着回去不要碰水,上点药,再让绿衣给你找个大夫瞧瞧,有没有伤到筋骨,知道了么”我轻声吩咐道,王祈雨灿烂一笑,用力的点点了头,伤了手还这么开心?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把,我摸摸鼻子,继续并肩和王祈雨走着,走了一段路之后,便瞧见了不远处停靠的一排排马车,这些马车都是在寺庙门口接人的,也有专门帮忙送人的,只要给银子就行了。

  我率先走到一辆马车旁边,问车夫能不能送我一个朋友到城里,车夫说要给一两银子才行,我想想了就答应了,唤来翠烟给车夫付钱,一两银子,也不算多,现在天色快黑了,夜路不好走。

翠烟给了钱之后,我便对着王祈雨说:“我只能送你到这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办,就让车夫载你回去把。”

“没事,多谢梓成了,轻生承剪拂,”她柔柔一笑道,我“嗯”了一声,扶着她上了车,又对车夫吩咐了几句之后,才放了心。

王祈雨刚坐进车里又掀开帘子,对着窗外的安梓成说道:“梓成,我们还能再见么”

“当然能了,你早点回去把,别让家里人担心了,”我冲她笑着说道,她点点头视作对我的回答。

  “驾”车夫扬起马鞭赶起了车,我对着驶去的马车摆了摆手,探出窗外的人儿才将头缩了回去。

我长吁了一口气“哎呀,终于完事了”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侧头瞧见一旁的翠烟一脸嫌弃的表情,这丫头从刚才开始就怪怪的,难道是哪里不舒服?

我上前摸摸翠烟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没发烧啊,莫非我摸错了,那在摸一次好了,还未探到翠烟的额头,就被她挡了下来。

“小姐你惨咯,”幽幽的冒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自顾自的转身走了,我惨了?我怎么惨了,干嘛说话老说一半。

“唉唉,翠烟你干嘛去,客栈要从这条路走,”我冲着走错路的翠烟大声说道“我知道,小姐你还是管好自己吧”翠烟又折了回来朝着我指的方向走去。

  明明忘记了路,还要逞能,好心给你指路,倒好像是我错了一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暗暗道。我快步跟上翠烟,凑近她疑惑的问;“你怎么了,还有前面你想和我说什么。”

翠烟淡淡的扫了我一眼之后,慢悠悠的吐出了一句话:“什么说什么,小姐你指的是什么时候”

我这是在对牛弹琴么,我拉住翠烟,学着她先前的样子嚷嚷道:“就是你这样眨眼的时候啊,你想说什么啊。”

翠烟一言不发的直愣愣的望着我“快说啊,哑巴啦”

翠烟还是保持沉默面无表情,我急了双手抓住翠烟的肩膀就使劲摇,“好翠烟你就告诉我呗,你不告诉我,我今晚会睡不着的,睡不着明天就没力气划船了,没力气划船后天我.....”

  我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之后,兴许是翠烟被我问烦了,才面带无奈的开口说道:“我先前那样眨眼啊,是告诉小姐你,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摸着下巴一脸严肃的问“现在没事了,小姐你还是自求多福把”翠烟老气横秋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倒让我愣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动弹。

我思前想后,却还是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所以干脆就不想了,管它什么事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太多了晚上又睡不着了。

“小姐,天都黑了,我肚子都咕咕叫了,咱们快点走好不好”翠烟的声音在我正前方响起。我才反应过来,貌似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过东西,随即快步跑到翠烟身边,一起并肩走着。

  我望着翠烟手中还抱着的一大束五颜六色的花儿,闻着那香味,一阵饥饿感袭上心头,不行,得快点走才行,晚了客栈客满了怎么办,我一把拉起翠烟就小跑了起来,在跑了一段路实在跑不动的时候才停了下来,慢步走着。

“翠烟,等会到了客栈记得找个瓶子把花插起来昂。”

“嗯嗯,知道了小姐,小姐咱们还是别慢悠悠的,赶快走吧”

我“嗯”了一声,接着趁机调侃道:“怎么你怕天黑了有狼啊,”我对着翠烟挑挑眉。

翠烟向我吐了吐舌头反驳说:“有狼那也是先吃小姐,小姐这么细皮肉嫩的又生的那么美,狼怎么会先吃奴婢呢。”

  这傻丫头,在动物又不是人,眼里哪有什么好不好看的啊。

“翠烟你错了喔,狼最喜欢吃你这种跑的慢的了,哈哈。”我一溜烟跑到了翠烟的前头,冲她阴森森的说。

翠烟撇过头,不理我,就在这时一声狼嚎划破天际,翠烟心里一紧,害怕了起来,我虽看不见,但也能猜到几分。

于是趁热打铁:“翠烟,你看看你身后,那个绿绿的闪着光的东西是什么”我故作慌乱的说。

翠烟“啊”的一声就跑到我的身边,瞧我笑的直不起腰来,才察觉过来是我逗她呢,“小姐,你又作弄我”看着翠烟生气的脸,我一笑置之,谁叫她这么笨。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和翠烟两人气喘吁吁的靠在一棵大树上休息,望着头顶上的满片星光,呼吸着树林里的清新空气,感觉身上的疲乏顷刻散去,整个人轻松了许多,还是山上的空气好,狠狠的吸进身体里,是那么清凉,惬意。我看我真要和姨娘商量一下,在这里买块地造个屋子,隐居在这儿,山清水秀,风景迷人,多么好的一个宝地啊。

  “小姐,你说我们离客栈还有多远啊”一旁的翠烟有气无力的问道。

我摸摸下巴,故作深沉的道:“大概还要翻过一个山头,再过一条河把。”

翠烟“啊”的一声瘫坐到地上,小脸上满是倦容,惨兮兮的说:“按照这个速度,咱们就是走到天亮也走不到啊”

我笑着看着翠烟脸上的表情,并不吭气,哪有那么远,在走一小段就到了,真要翻过一个山头,再过一条河,那就走到晋南城去了,笨丫头,来了这么多次,路都搞不清楚,看来真的是累傻了。

  我俯身拍拍翠烟的肩头,轻叹了一口气道:“起来走吧,我逗你呢,没有那么远,再走一小段就到了。”

看着翠烟由阴转晴,在由晴转阴的脸,我就知道她一定又该抱怨我出言逗她了,于是我率先说道:“对不起嘛,我不过是路上无聊,想找点乐子而已。”

“小姐每次都拿奴婢寻乐,”翠烟垂着头不满的埋怨我。“好啦好啦,等会到了客栈,我叫你最喜欢的清蒸鲤鱼给你吃好不好”

  翠烟闻言,猛地抬起头,欣喜的说:“真的,小姐没有骗奴婢把”

我坚定的摇摇头:“绝对没有。”

“那就好,奴婢听小姐的,咱们现在就启程接着往客栈赶把”她边说边拽过还靠在树上的我,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

翠烟就是这样,没有什么能引起她的兴趣,除了白花花银子和吃的,不过这样也好,现在就懂得吃,懂得节省,将来一定是个贤惠的妻子,以后能娶到翠烟的男子,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啊。我看着翠烟的侧脸,暗暗的在心里想着。

  熟不知有时候人的命运,全部都掌握在老天爷手里,是福是祸,是死是活,都有老天决定,我所想像的只不过之一种期望而已。

虽俗话说事在人为,但最终会怎样,谁都不会知道,我的这个期望,能否成真,能否亲眼看见它实现的那天,都是未知数。此时的我,已然沉浸和翠烟在布满星光的天空下慢慢行走的欢乐里,淫色网,全然忘记了,有时候奢望的越多,就会失去的越多这个简单的道理。

  当我和翠烟携手来至客栈门口的时候,天色已全部暗了下来,我抬头,望着那块熟悉的牌匾“青峰客栈”真的好久没来了,虽说年年都会来一次,但能宿在山上的机会却是少之又少。

我跨过门槛,对着在店内正拿着算盘算账的店老板,轻声说道:“老板,来两间上房。”

老板猛的抬头,瞧见是我之后,脸上笑嘻嘻的应道:“好好,许久不见公子了,还以为公子不来小店了呢”

“哪里哪里,老板这里四面环山,风景又好,梓成做梦都想一直住在这里。”我紧握折扇双手抱拳回道

  因为我年年都来,有时会住在这里,有时会在这里吃点点心,饮饮茶,再走,所以老板也就认得我了,每逢这个时节总是留两间上房给我,就算住客的人在多,也不让给别人,老板为人敦厚,善良,所以来着住宿的人,也就特别多。

“这次要住几天啊,想吃点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了送上去”

我一脸不舍的道:“只住一晚而已,明早就要走了,梓成要事缠身,不得空好好在此游玩啊”

老板哈哈大笑几声之后,打趣的说:“年轻人现在忙忙也是应该的,将来娶了媳妇就好了”

  娶媳妇?额,我额角不禁冒出几丝汗珠,尴尬的笑笑,话锋一转开始问老板最近又新推出什么菜色没,老板一口气给我介绍了好多,我还没怎么听清,黄奕隆胸,就又全都忘记了,最后只得吩咐老板,让后厨做几道我爱吃的小菜,和翠烟要吃的清蒸鲤鱼送到房间就好。老板一一记下来之后,便招呼小二去后厨传话做了。

我扭头一看,身边却没了翠烟的身影,难不成是先上了楼了?我又和老板寒暄了几句之后,便提起衣摆也上了楼。刚推开房门,一阵淡淡的花香就扑鼻而来,桌上花瓶里正插着白天翠烟所摘的那些花儿,只见翠烟正在为我收拾床铺。

  瞧见我进来了,忙上前搀着我坐下,“公子今天恐是也累坏了,翠烟吩咐小二给公子烧了洗澡水,等会吃完饭,泡泡澡在歇息把”翠烟立在我身侧,双手交叠放在腹前,恭敬的说道。

是我让翠烟在外面称我为“公子,”在两个人,没有外人的时候才称我为“小姐”我拿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斟了杯茶,边抿着边应声说好。

“翠烟你也坐下休息会把,等会一起在这里吃就好了”翠烟点点头,俯身坐在我身旁,我们主仆二人随便找了个话题聊了一会之后,小二便进来了,将点的菜全都上到桌上之后,才退了下去,翠烟见店小二走了之后,正欲动筷夹那香气诱人的清蒸鲤鱼,却好似想起什么大事一般的,撂下筷子,紧抓着我放在桌边的手,神色紧张的说:“小姐,不好了”

  我将筷上夹的菜又放回盘中,放下筷子,面带疑惑的问她“什么不好了”她将先前赏花瞧见之事一一向我道出,我才明白,先前她那样眨眼是为了给我提醒我,给我暗示说我将“大祸临头”我紧皱着眉,脑海里思索着事情的严重性,这确实会有点麻烦,我当时确实没有想到她们会对我产生情愫这个方面,是我大意了。

要照这样了话,我明天还得提前回去和宅子里的人对好话,以免他们说错话,惹出什么事来,还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姨娘,唉呀,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那王祈雨那么温柔,恐是,同样身为女儿身的关系,我尽一时忘了自己身着的是男装,所以才会做出那些事情,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只能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我摸摸翠烟的头,安慰的说道:“没事,这事我会解决的,你就安心吃饭把”

翠烟像是松了口气般的点点头,拿起筷子,开心的吃起来。吃罢饭之后,我叫小二上来将空盘子收走,翠烟将热水给我倒进浴桶里又放了些白天采来的花瓣之后,才掩上门退出房里。

临走前我还嘱咐她给我找件干净的袍子,我身上这件,已经被我撕得不成样子了,明天没法穿着回去。我把手探进水里试了试水温,才站在屏风后面褪着衣衫。

呼闻一阵轻微的开门声,我还以为是翠烟,并未在意,只是裹着衣内的一件轻纱,从屏风后出来,走至门边却没看见人影,门依然紧闭,那刚才的声音是从来传来的?

  我侧头仔细看着屋内,不经意的一瞥,便瞥见敞开的窗户,心中豁然开朗,“原来是这里啊,我还想着翠烟怎么会这么快找来衣服给我呢,这夜深人静的,周围的商铺也该关门了才对”

我边关着窗户,边嘟囔着,转身看看屋内,察觉不出什么异常,于是耸耸肩,感叹是自己太过敏感了,我站在浴桶旁,褪去了身上的剩下的衣衫,把身体全部浸在水中,桶内温暖的热水,顿时席卷全身,鼻腔内还充斥着朵朵花香,让我很是舒服惬意。   
  王祈雨自从下了马车回府之后,便直愣愣的瞧着手中裹着伤口的那条布料,视线丝毫不移,王夫人看天色已晚却仍不见女儿回来的踪影,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大厅内来回踱步着,直到听见府内下人们的禀报声,悬起的心才落了下来。

她连忙提起裙摆着急的跑至女儿身边担心的询问:“雨儿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呢?是不是路上耽搁了?”王夫人轻抚着王祈雨的脸颊,一脸关心的问着,见自己的女儿眼神呆滞,只是傻笑着,看着手中染血的布条,并不答话,按键游侠4.1.4,王夫人见女儿受伤了,忙叫下人去府外请大夫,又吩咐绿衣将王祈雨送回房里。

  大夫来瞧了王祈雨手中的伤之后,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没有什么大碍,处理的很及时,只要仔细着不要沾到水就好了”语毕,又在伤口上,上了点药重新拿了纱布系好之后,才退出房内,去大厅开房子,王夫人道了声谢也尾随大夫出去了。

绿衣瞧着坐在床边双眸含笑,望着那洁白衣料看的出神王祈雨,心底不禁泛起一丝酸楚,她走上前去低声说道:“小姐,别瞧了,让奴婢将这布条拿去洗好了,小姐再看吧,天不早了,仔细受了风寒”绿衣说完,刚伸手想去拿王祈雨手中的那残缺的衣料,谁知,还未碰到就被王祈雨一手打了回去。

  绿衣捂着被打痛的手背,乖乖站在一旁,紧咬着唇不敢做声。王祈雨看着绿衣那怯生生模样,冷笑一声道:“绿衣,你也倾心于安公子是么”

绿衣闻言像受惊的小鹿一般,慌乱的不知所措,她使劲的摇着头为自己辩解说:“小姐误会了,奴婢断然不敢存有那种想法”王祈雨淡淡的瞥了绿衣一眼,随后继续低头,摸着那洁白柔软的衣料,脑海里全是安梓成那俊美温柔的脸。

倏的,王祈雨猛地起身,跑至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铜镜神情紧张的找着什么,当看见自己鬓发中的那朵丁香花,还在插在那里的时候,她才松了了口气,将手中的衣料紧紧的抓着放在胸口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绿衣则站在原地,无法动弹,不是她不想动,而是身体里的某个地方,像被什么揪着一般硬生生的疼,她强忍着心里的痛楚,转身为王祈雨收拾起床铺来,主仆二人都没瞧见门口站了许久的王夫人。

王夫人瞧了绿衣一会之后,才迈步进了屋内,冲着正在发愣的王祈雨说道:“雨儿啊,今个可是遇见什么人了。”

王祈雨侧头看见是自己的娘亲来了,连忙起身作揖回到:“哪,哪有,娘亲就会取笑祈雨”王祈雨说这番话的时候,双颊泛红,面若桃花。

王夫人也是过来人,又岂会不懂女儿家的小心思,只不过绿衣那副模样,更让人担心罢了,她将王祈雨拉到桌子旁坐下,又招来绿衣说,让她不用收拾了,下去休息把。

  王夫人看着绿衣出去之后,才握着王祈雨那纤细的手掌,细细追问今日在青峰山上的发生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王祈雨有些不好意思的将事情如实告诉了王夫人,随后羞答答的将视线移到了别处,不敢转头。

跟自己猜测的差不多嘛,我的雨儿也有喜欢的人的了,王夫人轻轻的捋着王祈雨的秀发,看着发上插的那朵淡雅丁香,欣喜的笑开了,看来得找个机会将那安公子,叫来府里做做客,应为她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子,让自己的女儿这般动心,这样魂不守舍。

王祈雨像想到了什么似得,突然转过头,凑近王夫人的身边耳语了一番,王夫人先前的笑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愁容。

  她语重心长的对着王祈雨道:“女儿啊,你要知道你贵为尚书千金,是个官家小姐,何必去和一个下人计较呢,再说了我们雨儿生的这么美,那个安公子怎么会瞧上绿衣那个下贱的丫头呢,我看你是想多了”

王祈雨一听自己娘亲这么说,心中忧虑一下烟消云散,她浅浅一笑道:“娘亲说的是,是雨儿多虑了”绿衣那个臭丫头,怎么会入得了梓成的眼,我怎么会那么想呢,也许是今个太累了,才会导致思绪混乱把。

  围坐在桌子旁饮茶说笑的母女,是那么的开心,喜悦。那个笑容,那些话语像一把把利刃,狠狠插进了躲在门外偷听的绿衣的心口处,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握紧成拳,转身离开了后院。

  下贱的奴婢?我绿衣也是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算你们有恩与我,也不该出言中伤我。谁说,一个出生卑微的奴婢就不能有爱,就不能和自己服侍主子喜欢上同一个人,谁敢确定,那俊美温柔的安公子就一定会娶这个娇生惯养的尚书小姐。

我杨绿衣偏偏不信任何事情都是金钱和容貌做主,我的命运由我来决定。我服侍了你十年。你的恩情,我也算还完了,王祈雨,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像我对你那般,唯命是从。等着瞧把。行走在廊下的绿衣,暗暗想着,眼中闪着阴狠的目光,连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察觉到绿衣的愤怒一般,如同凝固了似得,渐渐凉了起来。   
下一篇: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随着马的奔跑越来越深
上一篇:隔着布料摩擦顶弄 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