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老外每个晚上都 老师学长实验室一起

毛主席万岁秦楚 2021-09-10 14:32

“死吧!”房间厅内,严执事目光狰狞的注视着叶枫,看着两张黑色符箓切开纱帘,而后向着叶枫切去。

他的食指中指竖在身前,保持着先前的结印姿势。

“小子纵然你再强,天赋再高,你也只是先天武道境界,面对这仙道手段,你要怎么抵抗!”他的嘴角弧度逐渐张大。

叶枫并不知道,这严执事,之所以受到金家,还有他那三哥重视,完全是他的身份,实力。

他是“落羽宗”的外门执事,虽然在宗门内,外门执事的地位,也就比普通的外门弟子高点,但问题是,那是仙门。

传说中能飞天遁地,长生久视的仙家地方。

里面出来的任何一人,不说身份地位,就只论起手段,那也至少堪比大陈的先天高手。

先前那“金盾符”自不用说,能够抵抗住叶枫两万斤巨力的拳头,防御自不多说,这是他最强的防御手法。

而这“刀线符”,就是他的最强攻击。

符箓的威力,不说肉体凡胎。就算是生铁都能切出豁口,而除了威力外,“刀线符”更夸张的还是他的速度。

如同箭矢的速度,再加上本身的灵活,即使是先天高手都能轻易击杀。

……

“小子,我会让你明白,再强的先天高手,面对我这仙道手段时,都如刍狗。”

“斩!”

房间内,伴随着严执事的一声怒吼,“刀线符”如同利刃般的顺利切割到叶枫脖颈。

在他一脸期待中,下一刻,“蹬蹬”,两声类似于铁块弹飞声音。

而随着弹飞声的,还有严执事眼中的呆滞。

“不可能!”他眼睁睁看着——叶枫脖颈处,两张符箓像是纸片般,直接弹飞。

而这时叶枫也像是反应过来,扫过了空中抛飞的两片符箓。

“这就是你的手段?”

叶枫嘴角微微勾起,扬起的面庞,露出个狰狞笑容。

一丝淡蓝色的烟雾环绕在他脖颈。

此时他能感觉到,脖子上一种轻微的滑动感,像是有人拿着纸片轻划了一下,有点感觉,可问题是这种攻击,不说切断他的脖子,即使是划疼他的皮肤都做不到。

而这也是他占用了一个普通孩子身体,就敢对这两人,尤其还是在朝堂上,连原身老子都要礼待的高手动手的真正原因。

他的帝魂魂力融入进血肉,虽然带给他的力量,速度。

但最强的还是魂力包裹在皮肤带来的防御力。

“不可能的,我的’刀线符‘……可是连凡铁都能切出刀痕的。”

严执事眼中依旧难以置信。

“你修炼了横练功夫?”

“不,绝不可能是横练,再强的横练,面对我的‘刀线符’,不可能皮肤上都没有划痕。“

严执事看着叶枫光洁的脖颈,额头一丝丝冷汗顺着脸颊滑下,他想也没想的想要开始后退。

不管这老家伙眼中的震惊,叶枫已经翻起被这符箓切断的帘布,迈步向他走来。

“逃得了吗?”叶枫脸上狰狞笑容更浓了。

眼见这老家伙的慌张,他不用多想,就知道这家伙的手段已经尽了。

而既然手段用尽,

看着远处严执事转身,叶枫渐渐脚步也开始加快,像是在做助跑。

而神魂空间又一束魂力顺着眉心,融入他的腿部。脚底一种轻盈感传来,叶枫脚步一踏,顿时脚面地板响起了一声木头的碎裂声,而伴随着脚底的巨大冲击力。

叶枫这一跨,如同子弹一般的直接腾空,直接飞射向那个倒推的长衫老人,两人的距离不断拉近。

此时严执事也刚刚转身,还没完全转头,似乎感觉到身后呼呼风声,他转头,就是呆滞的看着空中飞跃过来的叶枫。

“不可能!”他口中一声惊呼。

多年的战斗经验,已经让他的手臂保持起催动符箓的手势。顿时,叶枫身后两片“刀线符”再次向着脖颈再次切去。

“蹬蹬”,又是两声弹飞。

飞旋的黑色符箓瞬间像是被抛飞的铁片,被崩了开来。

而趁着这时间,叶枫已经对着他贴身过来,手臂不明显的肌肉鼓起,而后他对着老者就是狂攻了过去。

空气中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砸动声。

他的拳头像是击打沙包一样,轰击一张黄色符箓上。

这是严执事从袖子召唤的“金盾符”。

此时他还想后撤,只是叶枫拳头疯狂轰击着符箓冲击,带着符箓身体却不断前冲,逼近着距离。

他完全不管自己脑袋,心脏,眼睛,胯下,两片黑色的“刀线符”不断划过,传出的崩开声。

“小兄弟,你先停手,我们好好商量一番你我真没有什么矛盾,”

“小兄弟你若想要什么,钱财,宝物,修炼功法,都可以直说。”

严执事手中指挥着符箓攻击,看看眼前两片逐渐黯淡下的“刀线符”,还有根本没法拉开的距离,他的脸色已经涨红,开始对着叶枫求饶起来。

但叶枫不管不顾,只是不断出拳。

不管对原身,还是他来说,解决这家伙是他唯一渴望,

终于伴随叶枫的一拳,他面前的“金盾符”猛然一颤,本就摇摇晃晃的符箓顿时一颤,接着如同一块纸屑般被凿穿。

老人的脸色就是一变。

作为修士,不管是符箓本身的品质质量,还有体内控制符箓的灵气终是有限的,

现在随着符箓的破碎,严执事眼中惊恐闪过。“等等!我是‘落羽宗’的外门执事,我可以给你仙缘,仙缘啊!”

严执事伸手摆出防御姿势,想要说些什么。

但下一刻,叶枫的拳头砸落在他格挡的手臂上。

左拳,右拳……

如暴风骤雨般的拳头,砸在他手臂。

严执事不断后退,执事两者的力道实在相差太大,即使他能格挡住叶枫每一拳,但是伴着其中巨大的力量冲击。

这让他的手臂很快就从胸前的防御转变,直接变成环抱住胸口,被动挨打的局面。

叶枫眼也不抬,又是接连十数拳,冲击在他胸口。终于他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一下抛飞出去。

一切看起来缓慢,但只发生在数十个呼吸间。

老人重重掉落在地面,眼睛圆瞪着,低头看了眼自己低陷的胸口,两臂颤颤巍巍的想要抬起。

“嘎吱”一声清晰的骨裂声,瞬间,他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他断裂的手臂耷拉在无力塌陷的胸口。

叶枫继续一脚,严执事的胸口也是被踩陷的更深。

“你刚才说什么?”叶枫低垂着眼,冷漠注视着他。

他隐隐听到什么“仙缘”,似乎之前原身在朝堂上也听这家伙提起过,当时可是他那皇帝老子都显得激动。

“救……我……”,严执事眼睛圆瞪,胸口的呼吸道都被踩断,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他眼中带着哀求,本能的求生欲望依旧驱使着他求饶。

“算了!”他耐心听了两声,只是听不出个所以然,叶枫也不再听,脚尖就是用力一拧。

严执事的双眼便是一突,脑袋微微扬起,而后重重垂下,他眼底的神光缓缓消散,眼帘慢慢合上。

两人身后,风再次吹动着房檐上的铜铃发出清脆声音。

叶枫抬起脚,看着满胸血迹已经断气的老人。

胸口的块垒一下子如同烟云般消失,顿时他深深的舒了口气,感到一阵轻松。

而同时,叶枫也感觉脸上,肩上一阵暖洋洋的温暖感,他抬头看向天空。

正午的阳光正对着他的视线,他眯着眼,再看了看四周。

四面左右都是种着树木的石子小道,而透过正前方的石道,隐隐可以看到远处一片布满荷叶的荷塘。

而叶枫此时方位,距离房门不远,只有不到十多米距离。

“真是舒爽啊!”他仰头,想要伸个懒腰。

而就在这时,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叶枫眼睛陡然一愣,接着就是紧闭,意识已经钻进一片漆黑的神魂空间。
黑色的意识空间中,叶枫的帝魂睁眼,他俯视起自己的腹部。隐隐可以看见荧蓝色魂体中,一根根发丝般,淡蓝色烟雾遍布体内。

而随着叶枫的注视,此时部分的发丝烟雾像是被分解一般,瞬间融入了荧蓝色身体,看不见踪迹。

看着发丝烟雾的变化,脑海中一丝丝记忆涌现,叶枫思考了瞬,就渐渐恍然了。

这些发丝样的东西,是被他吸收的原身残魂。

虽然这些残魂,之前被他帝魂吸收,但这不代表他就能立即就能消化。

这就像他用身体吃下食物,还是需要通过胃部分解的,只有分解食物后,他才能把食物真正化为自己身体的能量,养分。

这需要个时间过程。

可现在叶枫似乎因为他杀了这严执事两人,也就完成了这具身体的部分执念,原身残留的残魂,就主动配合他溶解消化。

大大加快了这个融合过程。

可以预见,等到他身体中的其它残魂完全溶解之时,就是他真正掌握住这具身体的时候。

而什么时候能让原身的执念完全消散——

还有两处。

从记忆中,叶枫知道原身两个最大愿望。

一个自然是杀了这次背后策划一切的大皇子,还有那个下毒谋害他的侍女。至于另一个,就是保护他还在世的妹妹。

帝皇家无情,比起那个对自己还不关注的父亲,原身最大的亲情都给了这具身体的妹妹。

对他这个妹妹,叶枫从记忆里,都能感受这种身为兄长的关爱。

 意识从神魂空间退去,现实中叶枫睁眼,身体又感受到熟悉的太阳照射的温暖感。

“放心,你的愿望我会帮你实现!”叶枫口中默念。

他转头看向东侧。

……

皇宫东侧。

一块黑色的牌匾,中将龙飞凤舞的写着”太栾殿“三个大字。

门口两个披着黑色铠甲,拄着黑色长枪的战士,目光熊熊的看着前方。

而透过两人守卫的大门,若是顺着院道向前走去,隐隐可以从听到从远处大殿传来的笑闹声。

“殿下,水果。”一个穿着丝绸,衣着暴露的美姬娇笑着。

手指夹着一颗类似樱桃的水果,塞到了她正躺着的黄袍青年口中。

“甜吗?”美姬捂着嘴,眼中带着水波,她手臂不自觉的勾到了青年脖颈。

“甜,不过哪有我的美人甜。”空气中又是一阵娇笑,男子抚摸着美姬的光洁皮肤,眼中却没有多少迷乱的醉意。

他就是大皇子,也是大陈权势仅次于皇上,呼声最高的下一人陈国继承人。

美姬手指轻捏,又是提起了一枚樱桃。

而他的下首位,还坐着一个穿着黑甲,腰带佩剑的光头汉子,他此时手中拿着一本,像是由各种纸片扎起来的,类似账本样的东西认真观看。

等到汉子翻过最后一页,他缓缓放下账本。

“钢统领,这月的计划进展如何?”

大皇子指甲轻划着自己怀里的女子皮肤,在他对面的汉子手上,是他手下势力每月的收支账本,还有发展变化。

在他手下势力,不管是药材,矿场,兵器,镖局都有涉猎。

每月手下都会将这些综合在一起,递上来一次。

不过对这东西,他向来都不喜翻看。都是直接交给底下下人,看完,直接讲给自己。

“殿下,这个月各店铺收入,比起上月足足增加了黄金百两。“闻言,光头汉子顿时语气恭敬道。

“哦!这么高的涨幅,是我那三弟的药铺终于倒了吗?”大皇子眉头一挑,口中含糊不清的咀嚼。

“殿下所料不假,三殿下手下的两先天,都被我们的人扮成劫匪,直接解决,没有人负责押送货源的高手,自然店铺也就支撑不了。”

“哈哈!”大皇子顿时一声大笑。

“难怪,老祖出事,手下身死。

我就说那三弟在朝堂上急病乱投医,乱攀起严执事。

让我有机会,就用我那九弟性命,给他使了个绊子。

以后这样的喜事,以后就直接报给我吧,不要每月汇聚在一起。”

他的眼中闪起精光,想起了几天前严执事到来这大陈的目的——皇室的老祖宗,唯一的顶梁柱,在“落羽宗”闭关2年,大概率突破失败,严执事便是来告知这事的。

而老祖宗如果一死,他那老弟,以往只是凭借着老祖宗的宠爱才能和他勉强抗衡,现在他怎能不慌。

他嘴角忍不住挂笑。

“是的,殿下。”黑甲汉子顿时点头。

“对了,说起严执事,还有你们负责招揽的先天武者怎么样了?”大皇子继续问道。

“殿下,这也是我接下来想说的又一件喜事。“黑甲汉子接着道:

”整个大陈的17位先天高手,大大小小的十一家武道势力,我们都一一联系,基本所有人都同意了效忠殿下。”

“怎么这般快?”

“主要是这17名先天高手,大多都是成名已久的老人了,他们都认识严执事,认出了他就是三十年前大陈的’铁掌‘严嵩,

知道严执事这样从武道跨入了仙道,进入’落羽宗‘的榜样,现在给他们这机会,自然就省了不少功夫。

汉子抬起头,眼中带着激动。

这可是大陈没有身份背景的全部先天高手啊,就这么都被自己的殿下全部招揽到手下。

虽然这主要是凭仙道的吸引力。

整个大陈都是以武道修炼为主,可武道从入门,后天,先天之后,先天就已到达巅峰了。

想要提升,只有从武道跨入仙道。

只要跨入仙道,从先天转入练气,就能踏上一条更强的大道。

不但实力、手段会大大提升,甚至传闻中,仙道之路随着修士境界的不断提升,还能提升寿元,甚至能够得到一丝长生久视的机会。

这也是这群先天会同意殿下招揽的根本缘由。

而上首处,大皇子眼眉动了动,虽然表情平静,但眼中的喜意也掩饰不住了。

他忍不住捏了把怀中美姬的胸口。

怀中就是一声娇嗔。

“好,既然这些家伙想要效忠与我,那我们自然也不能小气。”

“每人先都送出一对美人伺候,每月每人白银百两。

另外他们不是想看看这踏入仙道的法子?

在这群先天人中选个合适的,帮他直接踏入仙道。”

大皇子大手一挥。“也让那群先天好好看看。”

“明白!”黑甲壮汉躬了躬身,再次抱拳。

“哈哈,说起来,这严执事一来,我们这就一下满是喜事了。”大皇子一声感叹。

“这是殿下多年的准备起效果了!”黑甲汉子低声就是一句马屁。

“也算是吧!”大皇子点点头,也没反对。“有了这些先天高手,若是老祖真的去了,很多布局我也可以放手去做了。”

“对了,如此喜事,严执事在哪,我要和他好好庆贺一番。”

“这属下也不太清楚!可能是着急去看他那炉鼎了吧!”

“哈哈,是我那十妹吗?说起来我可这感谢我对亲兄妹可是帮了我大忙!”

“一个帮我向着严执事,换来这武道转仙道的功法。”

“另一个,用命帮我恶心我那三弟。”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着,大皇子口中还不时吃着美姬喂到嘴边的各种水果。

一脸恰意。

而就在这时,门外轰隆就是一声巨大轰鸣声,打断了两人的闲聊。

“什么情况?“两人面面相觑,大皇子眼睛就是一眯,而他对面黑甲汉子手按腰间佩剑,对着大皇子躬身,直接大迈步向外。

而在大殿两旁的帘布后方,四个穿着黑衣,手拿剑鞘的身影也直接窜出。
”太栾殿“门口。

叶枫抬头望向了上面的牌匾,他的脚边是两具倒地的尸体,身后是坐落在荷塘里的一方小亭。

打死了那严执事后,叶枫几乎没有停留,便直接来到这处大皇子的宫殿。

瞥了眼面前插着尸体上的黑色枪杆。

叶枫手腕一动,随手就将长枪一拔,而后将黑色杆身横在身前。

这杆枪的前主人是这倒地护卫中的一员。

之前,两人看他走来,还想阻拦。

结果一个被他随手捏断了脖颈,而另一个则是被他用手中的这杆长枪直接捅穿。

叶枫挽了个枪花,枪尖着地,顺着阶梯,向着朱红色的大门走去。

他前世的很多的武技,因为没有修为,此时根本就没法发挥出威力。

现在对他而言,最有用的手段,反而是借助前世根本没怎么用过的兵器,加大攻击了。

光是拳头,他先前可是尝试过,连那老家伙的符箓都难破。

一脚将这大门踹开。

叶枫面前是一块青石地板铺成的长长院落,院落的两排都种着一人高的菱形叶片树木,而道路尽头便是一个敞开的红色大殿。

他的脚步顿了顿,没有犹豫,光脚踏在了青石板上。

脚底一阵冰凉感,这地面倒没有之前石子路的硌人感觉了。

就在他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叶枫脚步便是停下,而后抬头。

院落里走出了一个穿着黑甲的光头,光头看着他眼神就是瞬间一滞,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接着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他大手一挥。

从他身后便鱼贯而出四个穿着黑衣的中年人,正是大皇子的四位近侍——风、云、雨、雾四人。

此时他们一手各拿着把同样的制式剑鞘,一脸警惕的注视着叶枫,

面对几人的视线注视,叶枫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向了明显领头的黑甲汉子。

记忆里,这是大皇子手下卫队——黑甲军的统领。

叶枫的视线透过黑甲汉子,想要看向殿内,只是,内部被几人挡着看不真切。

终于大殿门口,那汉子嘴唇翕动着,像是确定了什么,这才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叶枫,大步走下台阶。

“九皇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黑甲汉子手按在腰间配角,带着几人缓缓向着叶枫走来。

叶枫站在原地没有迈步,只是静静注视着几人迈步。

等到几人只有十数米距离,黑甲光头这才停下,眼神中带着警惕,还有深深的惊疑不定。

看到叶枫的那瞬间,他真以为自己眼花了,直到后来仔细观察了番,这才发现不对。

面前这少年,不管是样貌还是身形,都和那个应该被他们毒死的九皇子一模一样。

可问题是九皇子在这,那他昨夜下的毒药呢?

先前殿下,还在感谢这九皇子用命帮他完成的布局。

……

叶枫手中长枪一武,斜指向地面。

“叶钧在里面吧!”他声音平淡。叶钧是他那位大哥,也就是大皇子的名字。

“殿下的名字其是你能直呼的。”黑甲汉子还没回答,他身周的一个拿着长剑的小胡子,就一声怒喝。

“九皇子,不要以为你皇子身份,就能在此肆无忌惮?”

“杀了殿下的两个侍卫,就算我等将你在此,将你就地格杀,陛下都说不了什么。”

他身旁整齐的响起了一连串的拔剑声。

“杀我。”叶枫嘴角一咧,而后瞳孔中投射出一丝笑意。连姚无恤这样掌控一界的界主,一番算计下,都没能杀了他。

不过叶枫也不愿多解释,直接看向大殿。

“叶昙,你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

他的目的便是杀了他这原身大哥,其他人他不想多理。

“怎么,你是害怕了!”看着几人背后看不清内部模样的大殿,他声音中带着深深的嘲意。

而随着叶枫声音落下。

“啪啪!”随着他的一声清脆的鼓掌声,在几人在大殿内响起。

“九弟!还真是你!“接着大殿内,走出一个搂着美姬的青年,他穿着一身黄色锦稠,头发散披在肩。

”殿下,危险!“黑甲汉子赶忙站在他面前,想要阻止青年露面。

大皇子摆摆手,阻止了黑甲汉子上前,他看向叶枫,眼中带着好奇。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从那’噬魂散‘中活下来的!”他上下打量了眼叶枫,而后再看向他身后,注意到两个倒地的侍卫。

“还有你这修为,什么时候修炼出来的。”

他大大方方承认了昨夜的投毒。

叶枫不语,只是眼中带笑。

在就好,他这一声讥讽,显然也达成了目的。

他不想一番动手后,没有发现这家伙踪迹,最后反而让他知道他的实力情报,直接选择逃跑。

只有在这,他也省下了很多功夫。

叶枫眼中瞳孔凝聚,手中枪尖竖起,直指他方向,手臂缓缓蓄力,

眼见叶枫没有继续回答,大皇子眉头紧皱,接着就是舒缓起来,像是想明白了什么。

就这,将他激出,就是为了验证这毒是不是他下的。

现在提着杆破枪,还想对他出手,真是天真的孩子!

“罢了,既然你不愿回答也就算了。“看着叶枫动作,大皇子摇摇头,觉得傻的可怜。

“钢统领,等下将这小子给我擒下后,直接给他灌下我那’噬魂散‘,送回住处。

我这九弟,还得按照我们原计划去死,可不能死在你们这刀剑之中。”

他一声,直接就决定了叶枫的死法,皇室老祖宗不在。

有着他母亲背后的金氏作为后盾,他就是这皇宫未来注定的王,即使杀个皇子,随便给个理由,杀了也就杀了。

“是”,随着他的的命令,顿时他身后几个侍卫抱拳,恭敬行礼。

手搭在美姬腰肢,皇子转身直接走向大殿,心头满是愉悦。

这种掌控他人生死的感觉,真是美……

“砰!”

也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音爆声。

“殿下小心”,接着就是一声急呼声。但瞬间,“噗嗤”一声的肉体贯穿声。

大殿敞开的门口,那个黑甲光头汉子正伸出手掌,枪杆也从他掌心穿过。

但此时他却不管不顾,眼神反而望向身前,瞳孔不断闪动,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殿下!”他的眼中带着震惊,以及慌张。

而黑甲汉子身前的大皇子,此时似乎也感受到什么,先前他满是愉悦的胸口,突然像是遭受了什么撞击。

他缓缓低头,接着瞳孔带着震惊,一把黑色枪头从他胸口贯穿。

“我……我这是。”,他口中咳出了一口鲜血,看到了还滴着血液的枪头。终于意识到什么,眼中带着难以置信。

“不可能,我可是这大陈未来的……王!”

他的瞳孔闪动,但是他感觉身体开始变得麻木,生机缓缓从他身体流逝。

“啊!”直到这时,大皇子身边美姬,才响起了一声巨大尖叫声。

一枪贯穿!

叶枫缓缓收回了自己手掌。

大皇子胸口那一枪自然是自己的手笔,即使这具身体即使没有任何修为,可有他魂力加持。

两万斤的巨力,配合他手中的长枪的尖锐枪头,他这一抛下,比起重弩的威力还要恐怖得多。

即使是先天高手,也会被瞬秒。

有着这样的攻击手段,这大皇子敢出现在他面前,结局就已经注定。

“解决了一个!”,叶枫转头,向着府邸大门走去。

先前这大皇子的命令他自然也听到,不过叶枫也不在意,只是一个蝼蚁的将死之言,当不得真。

而且被他的枪杆贯穿,以记忆中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基本没可能生还。

“还有最后一个!”他想起了那个侍女。

而就在这时,

“殿下!”

“不可能,殿下……殿下他!”

“他竟然……竟敢杀了殿下。”

叶枫身后几声惊恐声同时响起。

“一起上,杀了他。“

身后几声跑动声音,接着空气同时响起了一股呼啸声,像是什么武器朝着他的背部奔来。
下一篇:具体作用比如变白没有看出来
上一篇:大麦茶哪个品牌好.你的肠胃怎么可能消化那些大腻大补之物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