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人干到不能走路 穿着裙子在野战

白日梦 2021-09-10 14:22

  韩玉笙,韩氏集团的小公子,因为是早产儿所以一出生身体就十分的病弱,后来在一岁的时候还检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从小就不能做剧烈运动。为人礼貌,谦和,是绅士中的绅士。

  韩玉笙规规矩矩穿着深蓝色的校服,走到曲晓清的面前,扬起一抹友好的笑容,道:“老师,您找我?”

  这一天,曲晓清只见到了鸡飞狗跳的学生,第一次看到韩玉笙这样乖乖老实学生,心里感动的泪流满面。对韩玉笙的第一印象更是一百加一百,跟楚泽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因为心里对韩玉笙的好感,曲晓清说话的声音也不禁温柔的几分,“你是我们班的班长吧?”

  “是的,老师,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助您的?”韩玉笙并没有因为见到自己新任的铺导员而有所紧张,依然是那副彬彬有礼,波澜不惊的模样。

  看着韩玉笙如此礼貌,曲晓清的心里不断的给韩玉笙加分,“没什么,只是老师想要了解一下班级上的学生而已。”

  皇家学院的三年级,一直都只有六个班,这个七班是后来才成立的,也就是俗称的特别班,目前只有二十个学生。

  以前,特别班的学生在其他班级的时候,因为自身的优越条件,在加上强悍的家世,一个个就霸道惯了,欺负班上那些普通的同学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校方唯恐这样下去会出大事,在去年才决定成立了特别班,把这些有钱人家的子弟聚集在一起。

  那这些资料综合到了一起,曲晓清总结了一下这个特别班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他们一个个都患有严重的王子病和公主病。以为学院是他们家开的,一个个横行霸道。

  曲晓清是普通家庭出身,最看不惯那些仗势欺人嚣张跋扈的富二代,所以发誓要把他们“铲除”。

  成立这个特别班有利也有弊。利的地方就是那些普通的学生生活终于得到了安宁,弊的地方就是没人能够管得了特别班的学生。曲晓清是迄今为止第五个铺导员了。

  这帮学生在课堂不停的捣乱,而那些老师因为惧怕他们的家庭背景,不敢得罪他们,到现在已经没有老师为他们上课。

  而曲晓清身为铺导员不仅肩负着铺导员的责任,还是班主任,以及各科的代表老师。好在,曲晓清从小就是乖乖学生,对于他们这些害群之马,一个个智商停留在小学生地步的特别学生,他们的上课的内容,曲晓清是信手拈来。  上课铃声响起,曲晓清捧着教科书走到教室的门口。听着里面一阵安静,曲晓清就心里发毛。根据她这几天的经验,每次即使是她走进教室,他们也是照样鸡飞狗跳,吵闹不休。这么安静还是第一次。

  做好心理建设,曲晓清透过门缝向里面望去,就看到教室里的学生一个个都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上课教材,一副等待老师到来随时上课的模样。曲晓清心里一阵的感动。难道他们是被自己生动的讲课征服了?全都变成了好学生。

  因为心里骄傲,所以曲晓清不疑有他,打开教室的门,大步的走进来。

  事实证明,曲晓清完全是看错他们了,当曲晓清踏进教室第一步的时候,放在门扉上的水桶一下子就倾泻而下,把曲晓清浇的那叫一个透心凉。

  看着曲晓清被浇成一个落汤鸡,班级里刚才那些还伪装乖乖学生模样的学生们,立马扔掉手中的书开始哄然大笑。

  不知道是水太凉了,还是被气的,曲晓清的身体瑟瑟发抖,带着怒火的眼神看向那些学生,但是因为此刻的她过于狼狈,杀伤力大减。

  坐在后面的韩玉笙似乎也觉得他们玩的太过分了,站起身,呵斥了一声,“闭嘴。”

  韩玉笙不亏是班长,平时温柔以待好好学生的韩玉笙这样冷声呵斥一声,所有还在嘲笑曲晓清的学生立马乖乖的闭嘴。

  拿出座位里的毛巾,韩玉笙就起身走到曲晓清的面前,递给她,关心道:“老师,您没事吧?”

  “谢……谢。”接过毛巾,曲晓清生硬的道谢。因为太过于气愤,所以面对帮助自己的韩玉笙,曲晓清也做不到和颜悦色。

  要说韩玉笙是真心帮助曲晓清的也不尽然,作为这个班级里的学生,韩玉笙也知道他们整蛊曲晓清的手段,却没有再第一时间通知曲晓清。而只是在曲晓清被整之后才出面制止,关心以待。

  坐在角落里的楚泽,从头看到尾看完了整场戏,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好似在嘲讽曲晓清的不自量力。

  以为他们特别班的学生是说假的吗?即使不用他楚泽亲自动手,那些以整老师为乐的同学们也会出手,而他楚泽只要负责看戏或者来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就好。  看到韩玉笙关心曲晓清的模样,楚泽就一阵的不爽。双手交叉在胸前,不悦道:“韩玉笙,你是不是很闲?我们老师可是金刚女侠需要你关心?”

  韩玉笙知道这是楚泽发怒的前兆,没有反驳,对曲晓清道:“老师,您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吧。”关心了几句然后就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不是韩玉笙害怕楚泽,他俩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说是朋友更像是亲兄弟,他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才来几天的老师就反抗自己的好兄弟,虽然他也觉得曲晓清很可怜,却也很无奈,谁让她得罪了楚泽,注定在这所学院没好果子吃。

  听到楚泽的话,曲晓清握着毛巾的手青筋直爆,倔强的看向楚泽。

  这个坏家伙!

  楚泽扬起脑袋,唇边带着几分笑意与曲晓清对视,对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面对楚泽的挑衅,曲晓清发紫的嘴唇不停的抖动着,甚至还能听到牙齿摩擦的声音,这个混蛋!

  忍,她一定要忍住,不能让楚泽的奸计得逞。

  “老师今天不舒服,这节课改自习。”说完,曲晓清便挺着小胸脯走出了老家,即使再怎么不堪,她也绝不允许自己在欺负她的人面前露出一丝的狼狈。

  一出教室,站在无人的走廊上,曲晓清刚才所有伪装的高傲全都卸了下去,扶着墙,曲晓清委屈的红着眼眶,咬着唇瓣,咒骂道:“坏家伙。”

  眼眶中的泪水越积越多,仿佛随时都会涌落下来,可是倔强的曲晓清却不准自己为那个坏家伙落一滴眼泪。

  看到曲晓清离开,坐在楚泽旁边的韩玉笙皱起了眉头,劝说道:“阿泽,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老师她毕竟也只是一个小女生而已,我们这样,会不会……”

  韩玉笙对曲晓清起了怜悯之心。当初在知道他们恶整曲晓清计划的时候,韩玉笙就是不赞同的。可是楚泽向来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他也没办法极力反对。只能在事情发展太糟糕的时候,适时的出来制止而已。

  听到楚泽的劝慰,楚泽不满的蹙起眉,看向韩玉笙,冷声道:“你在替那个臭丫头求情?”

  看到楚泽已经不满的发火,韩玉笙焦急的解释道:“不是的,我只是……”

 

下一篇:用数码单反相机拍摄中间调的照片
上一篇:白发魔女传演员表 敖谢天同心专可爱着茹月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