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qiuqiu 2021-10-24 17:33

“驾!”陈咨尧面色大变,贾复之名他可是听说过,被这样一头洪荒野兽盯上,自己这次可是惹上大麻烦了,本以为可以一箭将韩毅射死,谁知半路杀出过庞万春,只要刺箭稍稍擦破点皮,韩毅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可惜……可惜啊。

“小贼休走!留下性命”贾复双目赤红,翻手掏出怀中的银锤,眼中杀意迸现,昔年的老兄弟死的死,走的走,眼看着又没了一个,贾复如何能认得了,手中的银锤在空中盘旋一百八十度。

“去!”

“叮,贾复袭锤属性发动,降低敌方武力值3点,当前陈咨尧个人武力值107!“

“碰!”银锤正中陈咨尧后背,疼的他龇牙咧嘴,差点落下马来。

一人跑,一人追,逐渐远去,韩毅扶着庞万春,眉头凝重,看着嘴唇发紫的庞万春,韩毅怒发冲冠,虎目含泪,当即怒斥道:“给我拿下此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诺!“飞廉应声退下,开始在乱军中搜索陈咨尧的身影。

”万春没事吧!扁鹊…扁鹊!”韩毅张口怒喝,麾下的将士也纷纷去请神医,足足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扁鹊在典韦的背负下来到韩毅面前,看向下面奄奄一息的庞万春,一看二问三把脉,那双苍老的面容却是不见舒展,宛若乌云盖定。

扁鹊折下断箭,在鼻子上嗅了嗅,神色凝重道:“大王!此箭上有毒,不好解啊!”

“怎么会不好解呢?你不是神医吗?“韩毅有些发狂了,这庞万春是自己第一个召唤出来了,要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怎么会仍由他死。

“此箭锋上淬上了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第二章

七步蛇毒!毒性极其强烈,军营里的药物没有治疗此毒的解药啊!”扁鹊神色难堪,一双粗糙的手,无处安放,毕竟此毒让他也感觉十分棘手。

“你……!”韩毅正欲发火,心中宛若火山炙烤一般,下方的庞万春却是惨淡一笑,嘴唇愈发的黑紫,笑着看向韩毅道:“大王……此乃命也!”

“万春……你…”韩毅一双虎目的眼泪在眼球打转,不让它滑落。

“臣……死后…能否…为大王守陵乎!”

“可!”韩毅抓着庞万春冰冷的手掌,咬着牙,嘴角两边的犬齿吐出,一字一顿的说出。

“多谢……大王……臣……要求……找……蒙……蒙渊兄弟……了!”庞万春嘿嘿一笑,半晌嘴中吐出一口黑血,当即身陨。

“杀!”韩毅心中气氛不已,反手拿起自己的苍龙震天戟,想要冲锋杀人,周边的武将急忙阻拦。

“不要阻拦我!”韩毅怒发冲冠,双目都快喷出火焰来。

乱军之中,你追我赶,陈咨尧连放三支毒箭,但却未射中贾复一次,反而尽数让贾复格挡了下来,贾复虎目含光,手中的银戟雪太岁四下挥舞,横扫千军,蛟龙探海,纷纷施展,周边秦军无一合之敌。

“当我者死!”贾复双目如龙,手中的银戟一招斩杀一员偏将,催马追杀向陈咨尧,眼看着两军的距离不断拉进,陈咨尧面色大惊,连忙怒喝:“救我啊!”

“陈兄弟莫慌!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刘显怒喝一声,催马杀来。

“父亲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刘铤骑着黑色的战马,手持战刀追随在刘显身后。

这父子两人各有不同,刘显身长八尺,手中使着一杆三尖两刃刀,国字脸,八字须络腮胡,双目瞪如铜铃,两臂宛若巨蟒粗细,头戴元头盔,骑着一匹黑色八风马,到是挺拔威武。

刘铤手中使着一把七杀刀,双目宛若剑芒,看的人心头自颤,虎背熊腰,臂如猿猴,周身甲胄为白,在乱军中格外的显眼,古云有之,身穿白甲必为猛将也,两人一出场便是引起贾复的注意。

贾复却是不管这么多,催马奔袭而去,眼中冷意尽显,怒喝:“土鸡瓦狗,绣花枕头也敢挡我去路,找死!”

“哼!贾复久闻大名!今日某家特来斩你狗头!”刘铤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手中的七杀刀双手拿捏,一招劈山开路直砍向贾复的头颅。

“叮,刘铤猛将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10,基础武力值100,七杀刀武力值加1,黑面八风马武力值加1,当前个人武力值112!“

“土鸡瓦狗也敢挡我去路!开!”贾复眼中寒芒一闪,迎面刺杀而上,一击交手,两人皆是试探出敌方的虚实,贾复勒紧战马,向后退却了几步,随意的甩了甩被震荡的发麻的手掌,暗叫此人不简单。

“去!”刘显手中三尖两刃刀直扫向贾复的腰腹,这一刀要是斩落而下,少不要一分为二的下场。

“叮,刘显名将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5,基础武力值100,三尖两刃刀武力值加1,当前个人武力值106!”

“叮,刘显、刘铤两人父子属性发动,如若两人同时上场个人武力值加7,当前刘铤武力值119,刘显武力值113!”

“滚开!”贾复眼看着陈咨尧要逃走,眉头紧随,当即怒斥一声。

“叮,贾复奋战属性发动,武力加5,基础武力值106,银戟雪太岁武力值加1,追风马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为113”

“叮,贾复勇烈属性发动,武力值加8,当前武力值121”

“叮,贾复太岁属性发动,一人一骑白甲太岁,武力值加6,当前武力值127!”

贾复怒斥一声,周身的血气宛如巨蟒攀爬到贾复两臂之上,好似两条蛮龙,一瞬间刘家两父子皆是落了下风,开始不断被贾复打压,贾复内心也是颇为疑惑,这秦军中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个人物,且看手段还不简单。

“哈哈哈哈!”刚刚得到喘息机会都陈咨尧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翻手摘下手中的弓箭,虎目盯着真正奋力杀敌的鲁炅,双目寒光涌动,当即怒喝:“死!”

“嗖!”冷箭传风而过,正射中鲁炅的咽喉,鲁炅真在与秦将麃公酣战,眼看快把这老匹夫拿下,却是被这冷箭射中咽喉,麃公眼看机会大好,当即哈哈大笑,手中的战刀猛然挥砍,一招取了鲁炅的人头,冲着陈咨尧拱手道:“多谢兄弟了!”

陈咨尧拱手一还,可下一秒身为箭手的直觉告诉他,自己危险了,猛然回头,却是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手中的提着镰刀,看这份装扮,连陈咨尧都吓出了几个胆魄,张弓搭箭,手持三箭,弓拉满月,宛若鹰击长空:“装神弄鬼!受死!”

“嗖嗖嗖!”

“叮,陈咨尧羽箭属性发动,每多一箭个人武力值加2,当前陈咨尧为三支箭,个人武力值加6,贾复袭锤属性消失,当前陈咨尧个人武力值116!”

三道冷箭放射而出,带起阵阵鹰鸣,猩红的血气浮现在陈咨尧双臂上,宛若后羿再世。

“叮,飞廉恶煞属性发动,遇神杀神,遇魔杀魔,武力值加8,基础武力102,当前武力109,喰刀武力值加1,当前飞廉武力值111!”

“叮,飞廉死神属性发动,神鬼惧煞,面对对手时降低敌方3∽7点武力值不等,增加个人武力值5点,降低敌方属性一半的能力,特别提醒,降低敌方一半技能属性,对132点武力值者以上无效!”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第一章

叮,当前降低陈咨尧武力值7点,属性能力下降一半,陈咨尧武力值减3,当前陈咨尧武力值降低10点,飞廉武力值增加5点,当前陈咨尧武力值106,飞廉武力值116!”

“叮叮当”飞廉手中的镰刀上下挥舞,扫落陈咨尧射来的冷箭,声音清脆,宛若风铃,随后飞廉人影闪动,浮现在陈咨尧面前,双手举着镰刀,猛然怒喝:“斩”“

“叮,死神属性二,敌方每发动一个技能,自身武力加3点!当前陈咨尧发动属性两次,故飞廉武力值加6,飞廉基础武力值102,喰刀武力值加1,故当前飞廉武力值121”

“叮,飞廉断金属性发动,降低敌方武力值3点,且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打坏敌方的武器”

“叮,当前陈咨尧武力值103!”

“咔嚓!”陈咨尧手中的弓箭直接被一分为二,胸膛前更是的血液宛若彼岸花一般绽放,看的人头皮发麻,巨大的伤口足足长达半米,隐隐可见白骨,陈咨尧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跌落下马。

飞廉透过面具注视着陈咨尧,神色显得的淡漠,手中的镰刀猛然挥刺入陈咨尧的肩胛骨。

“啊!”陈咨尧悲惨大叫,双手拿捏着飞廉的镰刀,想要将其拔出,可还不待他发力,飞廉已然拖着他的身子向前移动,嘴中喃喃自语道:“随我面见大王!”

“混蛋……啊!”陈咨尧咬着牙,想要将飞廉的镰刀从身上拔出来,但陈咨尧明显感觉自己的骨头被镰刀卡住,更本拔出出来。

“呼呼……呼呼……!”陈咨尧呼着冷气,额头上冷汗直冒,心中慌乱如麻。

“放下他!”卞喜手舞着银锤,虎目盯着飞廉,手中的银锤直接砸了上前。

“呼呼呼!“杀意铺面,飞廉左手单抬,面若常态的注视着卞喜。

“哐当!”金属的护腕老老实实的将银锤给弹开,似乎懒得收卞喜的人头,依旧不咸不淡的往前走着。

“放肆!”卞喜勃然大怒,猛然拔出坏之前的利剑,怒目盯着飞廉,持剑便是要砍杀飞廉的头颅。

“找死!”飞廉面色一冷,猛然翻手勾动镰刀,刀锋从肉体破出鲜血留,陈咨尧悲声痛叫,宛若杀猪一般在叫唤。

“你!”卞喜面色大惊,指着飞廉想要挡下这一击,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一刀落下,横扫千军,宛若大势所趋,卞喜连反抗的力道都没有,直接被斩杀于此,无头尸体肆意喷血,倒是颇为残酷。

“啊!”飞廉的镰刀从陈咨尧身上拔出,痛的陈咨尧差点背过气去,咬着牙艰难的站起身子,陈咨尧虎目寒冷,拔出腰间的宝剑,剑锋直指着飞廉。

陈咨尧咬着牙,看着自己已然不能动弹的右手,陈咨尧知道,这只手多半是废了。

“找死!”飞廉眼中并未有丝毫的情绪波动,拖着手中的镰刀便是要拿下陈咨尧,将他带去见韩毅。

“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也休想拿下我,可惜没杀了韩毅,哼!”陈咨尧言罢,拔剑自刎。

“扑腾!”尸体瘫倒在地上,陈咨尧没有任何悔恨,如若被飞廉生擒回去,怕是生不如死。

“嗯!”飞廉伸手抓起陈咨尧的肩膀,拖着向韩毅走去,回去起码还能有个交代。

王贲虎目四下转动,神色显得凝重,当即怒喝:”撤!”

“撤兵!”

秦军得了将令,纷纷撤离,阵容井然有序,浑然不见慌乱,只留下满地的尸骸和狼藉。

“他奶奶的!”程咬金气不过,一把扔下手中的战斧,气的整个人都在哆嗦,这一战打的太憋屈了。

此战折损将士五千余人,上将庞万春战死,鲁炅战死。

看着满地的惨况,韩毅深吸一口长气,怒喝道:“荀攸!”

“臣在!”

“仔细记录各位将军的功劳,清点伤亡!”韩毅咬着牙半响道:“庞万春劳苦功高,位列颜渊阁,著书立传,封朿候,世袭龚替,鲁炅入英魂塔,受香火供奉!”

“臣遵旨!”荀攸不敢多言,只能应下,所有人都知道庞万春乃是韩毅的肱骨之臣,更是从龙之臣,乃是从府邸走出来的武将,这些年侍奉韩毅左右,早就成为了心腹,这个时候跳出来,不是傻子就是二货。

“庞万春率先于帝陵外侧陪葬!将陈咨尧人头斩下,祭奠万春在天之灵!”韩毅说完拂袖离去,眼中寒芒涌动,众人皆是心知肚明,现在的韩毅真是在气头上。

眼下大事已定,而陈汤也进入了阳翟,一切都要看结果了,阳翟已然断水,没有水,粮食也煮不熟,已然到了断水断粮的局面了。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