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又肉又污的黄文

玉玉 2021-09-11 08:43

  一个个不是在疯闹,就是在化妆,吃零食,听CD,更过分的是在最后面坐的一男一女更是无视所有人火辣辣的目光大胆的舌吻,看那急不可耐的模样,曲晓清相信他们下一秒要去开房也不是不可能。

  所有人好像没有看到曲晓清的到来,也没有听到上课铃声一般,该干嘛干嘛。

  闭着双眼,头上的青筋直爆,忍住脑出血的冲动,曲晓清伸出拳头大力的敲打黑板,热热爱,大喝一声,癫康海,“给我安静,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

  学生们不情不愿的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着他们的“乖巧”,曲晓清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走到讲台,曲晓清微扬着下巴,开始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曲晓茵,从今天开始就是咱们三年七班的铺导员。”

  话音一落,大家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争相的开始问问题。事实证明,他们的乖巧只是暂时装出来的。

  “老师,你成年了吗?看上去好“小”哦。该不会是学妹冒充的吧!”说到小字,那个男生还故意咬的极重,视线来回在曲晓清的胸前瞄了瞄。

  无视那个小男生色咪咪的眼神,曲晓清从容的回答道:“谢谢,我成年了,关于学妹这个愿望,我想你永远无法实现了。”

  “老师,你的身材很火辣嘛,下课有时间,我们可以单独聊聊哦。”说完还对曲晓清抛了一个媚眼,那聊聊的意思不言而喻。下面的同学更是发出了大声的讥笑。

  面对一个个完全与学习无关的问题,曲晓清的脸是越来越黑。

  臭小子们,不要挑战她底限哦!

  “哦,我想起来了,庹部长,我说老师怎么那么面熟,原来早上在学院门口摔了一跤的人就是老师啊。”

  几乎是这个男生的话音刚落,教室里所有的学生再也控制不住哄然大笑。

  脑子里最后的那一根线崩塌了,曲晓清再也不忍不了,一拳砸在讲桌上,大吼一声:“够了。”

  坚硬的木桌随着曲晓清的话音刚落,啪的一声,硬生生的碎掉了。

  所有人惊愕的瞪大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看着一个个目瞪口呆的学生,曲晓清很满意自己威吓的效果。拿出档案开始点名。

  看着角落里空着的桌位,曲晓清皱着眉头问道:“这个桌位的同学是谁?没来上课?”
  “哦,老师说楚泽啊,那家伙一向都是下午来上课的。”回答曲晓清的男生名叫乔林羽,人长得帅,嘴巴又甜是班级上人缘最好的人,也是楚泽的最好的兄弟之一。

  “下午?”哪有学生下午来上课的道理。曲晓清清丽的小脸上露出一丝不满。

  曲晓清不知道的是,歪歌达人,乔林羽说下午来那还是给面子了呢,楚泽一般都是下午一两点来,然后坐一两个小时就走。

  曲晓清还在喃喃自语,突然紧闭的教室门被人一脚踢开,发出一声震响,随后便见一个人走了进来。

  楚泽熟视无睹,径自的走到自己的座位去。

  看到突然出现的人,乔林羽惊讶的开口:“楚泽,你怎么来了?”

  没有睡好,楚泽的面色有些难看,两条俊眉也纠结到了一起,口气不好的开口:“手机忘拿了。”言外之意,他来学校只是来拿手机而已,拿完就离开。

  在自己的座位找到手机,楚泽看也没看讲台上的曲晓清一眼就走向门口。楚大少一向高傲惯了,他不想搭理的人,在他面前空气。

  看着这个把自己当摆设的男生,曲晓清怒了。

  他简直就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拿出老师的气魄,曲晓清冷声命令道:“站住。”

  学校里有谁不认识他楚泽楚大少爷,谁敢跟他这么说话,就连是校长对他也是礼让三分。这个不知道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臭丫头居然敢命令他,简直找死。

  转过身,楚泽就想要发泄自己压抑的怒火,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

  是她?那个脚底抹油的臭丫头。

  那天回去之后,他就调来学院的监控,但发现那段监控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没有想到他不去找她,她到自己送上门来了。还真是踏破铁跌无觅处。

  看对面曲晓清的装扮和那天可真是大相径庭,她是老师?看来自己未来的日子不会寂寞了。

  蹙起的眉头立马舒展开,楚泽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看着楚泽那似笑非笑的笑容,曲晓清感觉到一阵的恶寒,怎么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再走近一看,这个男生怎么这么眼熟啊?

  蓦得瞪大眼睛,她想起来了,他不就是那天那个倒霉的人肉垫吗?

  呵呵,不会那么巧吧。
  糟糕,那天自己学生装的模样和今天的麻辣教师形象完全是南辕北辙。如果被他发现自己今天的这身装束是自己装出来的,岂不是把自己一辈子压下去。不行,她不能承认那天的人就是自己。

  理清了自己的思路,曲晓清装作第一次见到楚泽的模样,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位同学,麻烦你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

  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了,双手交叉在胸前,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楚泽低声道:“我说,你是在装作不认识我吗?”

  楚泽的话音刚落,教室里一下子就沸腾了,全都在议论楚泽怎么会和他们新来的麻辣女教师认识。

  曲晓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面对大家看热闹的眼神,她是恨不得把他们的眼睛全都啄瞎。

  就在曲晓清左右为难的时候,救命的下课铃声响起,教室里的同学纷纷起身走了出去,虽然很多人更想要看热闹,但是碍于楚泽的震慑力也不敢久留。几秒钟的功夫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教室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

  看着曲晓清被自己吓得说不出话来,楚泽的心情更好了。上前一步,眼神在曲晓清的身上扫了扫,轻蔑道:“那天来当小偷的,怎么今天……啧啧?”

  他的眼神大大咧咧的在她胸前扫过,“喂!”曲晓清面色羞赧的环起胸,“你在乱看什么?”

  “臭丫头,你有吗?还捂着。”

  “喂!”

  曲晓清真要被这个家伙气到了,性格恶劣,嘴巴毒,她怎么会这么倒霉碰上他!

  她可是老师啊,怎么可能被他欺负!

  “你无耻下流的不良小混混!”这个家伙简直欺人太甚!

  从小到大谁见到他楚泽不说他是优雅高贵的贵公子,还第一次被人说成是不良的小混混,楚泽再也淡定不下去,卸下自己伪装的冷静,气愤道:“死丫头,你说谁是不良小混混?”

  曲晓清看着楚泽发脾气的模样,心里也是一阵的后怕,可是高傲的自尊心告诉她不能后退。

  微扬起下巴,曲晓清一副高傲的模样开口:“没礼貌,死丫头也是你叫的,别忘了我现在是你的老师,你应该称呼我为曲老师。”曲晓清试图用自己老师的身份压制楚泽,没有想到却起到了反作用。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教授你你慢一点 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