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你身上两个黑葡萄 老师我好爽再深一点

玉玉 2021-07-26 10:38

“好冷…呜呜…”

唐果果觉得自己好像快被水淹死了,她必须抓住什么才能使自己免遭溺水而亡。

“冷?”

男声带着几分沉闷,些许的嘶哑。

唐果果猛的一惊,顿时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

男人?是谁?

她想要睁开眼睛,只是面前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而她的鼻尖却是有着肆意的呼吸,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是梦么?

是因为伤心过度,所以做了这么一个梦?

这个念头才一闪过她的脑海,唇就已经被人用力的堵住。

不管这个是不是梦,她还明白接下去会发生什么,这让她觉得害怕!

所以她想要推开……

“不要,你……你是谁……”她吃力的张嘴,含含糊糊的喃喃着什么话。

黑暗之中,男人的嘴角扯出了一个弧度。

“主动攀附我,还来问我是谁?”

那一瞬间,她就痛叫出声,泪如雨下……

这是梦吗?

这一定是梦!

可是为什么所有的感觉都是那么的清晰。

唐果果是从噩梦之中惊醒的。

猛然睁开眼睛,她下意识的挣扎着撑坐起来,一阵刺痛残忍的提醒着她,之前她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噩梦,而是真实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躺在这里?

是放眼望去,偌大的房间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如果不是身的异样提醒着她,她是真的以为昨天晚上只是自己在做梦,而如今的一切又仿佛是被鬼压身了一样……

…………………………

“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妆容精致的女人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四周,抓紧手中的包压低嗓音问站在她对面打扮流气的年轻人,“有没有把人给弄进去?”

对面的男人摸着下巴,笑的一脸猥琐,“当然,顾小姐您亲自吩咐的,我一定会办好。嘿嘿。”

“闭嘴!”女人厉声打断他,面色有些僵硬,热热爱,“我说了,这事情不是我干的!你以后再提到我的名字,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是是是,我的疏忽,这事情完全和顾……完全和你没有关系,是她自己喝多了,我绝对不会泄露一个字的。”男人趋炎附势,一脸见钱眼开的样子,“那钱,是不是……呵呵。”

顾心怡从包里取出支票和笔,翻开直接写了一个数字撕下就塞给了对面的男人,“钱拿好,这段时间你先出去躲避一下,等一会儿再回来。此事不可有丝毫闪失,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你应该明白,我们顾家在H市的地位,到时候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明白明白,顾小姐放心,我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赶紧走人!”顾心怡一脸嫌恶的挥了挥手,顿了顿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等一下……”

“顾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今天晚上的人是谁?”

男人粗鄙一笑,将支票叠好,小心翼翼的放进衣服口袋,这才说:“顾小姐放心,自然也不会给她安排什么好货色的,一个无名氏而已。”

顾心怡脸色微变,精致的秀眉拧了拧,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你走吧,我没叫你回来你不许回来,这点钱够你在国外生活三年五载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双重打击之后的伤心过度吗?

唐果果说不出来此刻的她是什么情绪,却象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喘口气都那么困难,有什么画面在她的脑海里慢慢的浮现……

“心怡,这是什么?”

“果果,对不起,我……我已经和玉隆……我有了他的孩子……”

“你说什么?”

“对不起,果果,我不是有意隐瞒你,只是……我真的爱玉隆,他也爱我,我求求你,成全我们吧!”

“你们何必瞒着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明明知道的,呵呵……如果你们是真心相爱的,我会成全你们的!”

那些对话清晰的过度在她的脑海里,钝痛的感觉再一次袭上心尖,她伸手捂住了脸颊。

她的男朋友和她最好的闺蜜连孩子都有了,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她大方的成全了他们,最后跑去酒吧喝的烂醉如泥,夕林日白之基因物语,然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和一个不知道高矮胖瘦的男人……

她的人生,是有多狗血?

H市已经进了冬季,晨曦的光依旧未能驱散满城的严寒,这个城市的冬季格外的冷。

酒店门口并排停着好几辆黑色的车子,为首的宾利车身边上站着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他身上只穿了一件长呢外套,黑沉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酒店的大门口,一直等到酒店门口的双门缓缓打开,有沉稳的脚步声也随之传来……

出来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男人,五宦精致,气质更是出众。这么冷的天,他却只着了一件烟灰色的外套,步履沉稳,英气逼人的俊容敛去了一贯的浅浅笑意,有着和淡淡的清雅,象是写意的水墨画。若不是眉宇间隐隐的气势,根本看不出来他是让整个H市商界谈之色变的顾城熙。

“顾总。”关就连忙上前,微微颔首,然后才侧了侧身,恭敬的打开了车门。

顾城熙修长的手指顺势解西服扣子,然后才弯腰坐进了车子,关就关上车门,绕过车头就坐进了驾驶位。

“顾总,很抱歉,我也不知道老爷子突然会回来,打扰到您休息了。”关就一边发动引擎,一边从后视镜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坐在车后座的男人。

顾城熙一坐进车子就闭目养神,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宿,其实他并没有休息好,情绪自然是不高,要不是老爷子突然回来,他也用不着这么早就起来赶回家里去,“开车吧。”

伸手捏了捏有些发疼的鼻梁,慢慢的睁开眼睛。

那是属于男人的妖。

“顾总,现在是直接回老宅吗?”关就看了一眼他身上的衣服,白色的衬衣有些皱巴巴,他想了想还是谨慎的问了一句,翠浪蓝光新雨后,“要不要先回去换一套衣服?”

顾城熙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衬衣,脑海里倏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个躺在他身的女人,好看的剑眉略略一挑,不答反问:“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他一贯都比较洁身自好,出来应酬也从来不会要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这些一直都在他身边的关就最清楚,所以他肯定昨天晚上的事情,肯定是对方公司自作聪明安排的。

果然,关就脸色一变,很是意外,“抱歉顾总,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您的房间有女人,可能是李总他们那边……”

“算了。”顾城熙摆了摆手,想起昨天晚上那个女人,不可否认,那个小妖精还是很对他的胃口,不然他也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顺水推舟要了她。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他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重新闭上了眼睛,低沉的嗓音慵懒的哼了一声,“直接去老宅吧。”

“新总裁下周一就过来了。”

“我知道。”果果眉头也不抬,散漫的哼了一声,只低头拨弄着碗里的东西,食欲全无。

坐在她对面的是果果的好朋友秦子雯,看出果果心不在焉的样子,拿起手中的筷子在她面前晃了晃,“喂,回魂了!你这几天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之前工作也是频频出错,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果果对工作一直都很认真,她目前是华隆集团的总经理秘书,办事的效率也非常的高,但是这几天,身为好友的秦子雯却见她光是把开会用的文件都弄错了两次,这种情况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没什么。”果果摇了摇头,并不想多说。

失恋、被闺蜜背叛、买醉、还有一情……这种事情让她如何启齿?

那荒唐的一晚,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但是这几天向玉隆总是不断的打电话给她,弄得她心烦意乱!

既然都劈腿劈的孩子都有了,还来找自己做什么?
秦子雯了解果果的脾气,见她不想多说也就不再多问,扯开了话题,“对了,你知道这次直接过来的新任总裁是谁么?”

“谁?”

“顾城熙啊!”一说起这个名字,秦子雯一脸激动,“这次是老董事长亲自下的命令,让顾城熙过来坐镇我们华隆集团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下我们有眼福了。”

顾城熙?

果果嘴角微微一沉,连带着嘴里嚼着的鱿鱼丝也瞬间变了味道。

“你怎么一点都不敢兴趣的样子啊?”见果果一脸兴趣缺缺的样子,秦子雯不禁有些失望,“顾城熙啊,不是一般的男人,你知道吗?现在全公司的女人都沸腾了。”

“你也沸腾了嘛。”果果扬了扬秀眉,打断了秦子雯的话,“我看出来了,你很奋,到时候记得多看两眼,把我的那两眼也一并看上吧!”

秦子雯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刚想说什么,果果放在手边的手机连续震动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脸色一变。

“是玉隆的电话,那你先接吧,我去一趟洗手间。”秦子雯还不知道果果和向玉隆分手的事情,一边说着就站起身来朝洗手间走去。

等到秦子雯一走,果果才接起电话,只听到向玉隆在电话那头急切的叫了一声,“凉凉,你终于接我电话了。”

“向玉隆,你以后好好对心怡吧。”果果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会祝福你们幸福的。你也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

“果果,果果!赶紧回公司,新总裁来了……”

“不是说下个星期?”果果收起手机,挑了挑眉梢,“来了就来了,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做什么?”大约是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更是哭笑不得,“你还特地擦香水了?”

秦子雯嘿嘿一笑,“留个好印象嘛,我们快点回公司吧。”

果果却说:“现在是休息时间,其实就算是新老板过来了,我们也用不着赶回去。”

“那怎么行?刚刚丽萨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整个公司的人都集合了,我们当然要回去。”秦子雯拉着果果就走,却不想到了公司门口碰到了等在那里的向玉隆。

“是向玉隆。”秦子雯十分识趣,和他打了个招呼,就对果果说:“那你快点上来,我就先上去了。”

秦子雯一走,果果的脸色就彻底沉了下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向玉隆和果果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交往,到了大学的时候,两人都已经见过了双方家长,原本是预定今年要结婚的。向玉隆是一个人如其名的人,向静玉隆,外貌出众,为人也十分的温和儒雅,而且上学的时候成绩就很不错,出了社会发展也挺好的。果果曾经真的以为,自己会这个男人平平淡淡一辈子,却不想他一转身竟然会和自己最好的姐妹做出那样的事情……

果果从来都不是一个过分以德报怨的人,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双双的背叛,如同是他们两个人拿着两把利刃对准了她的心脏狠狠的捅了两刀,她有多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凉凉,和我谈一谈好不好?”向玉隆满脸都是悔恨,御世银尊,可是他这幅样子却是更让果果觉得恶心。

她冷笑,看着向玉隆的眼神是愤怒之中带着讥诮,“我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其实应该要说的,我都已经和心怡说的很清楚了。向玉隆,你现在应该回去好好对心怡,我被劈腿是我自己倒霉,但是心怡都已经怀孕了,你再来找我有什么意义?”

“不是,凉凉……”

“你自重一点,不要再叫我凉凉,我不是你的凉凉。”果果咬着唇,忍着喉头的那股酸涩,说完转身就往电梯口走去。

向玉隆欣长的身影落寞的站在原地,他想要追上去,他想要对她说什么,可是看着她格外紧绷的背影,他忽然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他做错了事,所以,他永远都回不了头了。
下一篇:男人趴在美女身上亲胸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上一篇:放荡女纯肉辣文 宝贝舒服吗楼梯做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