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女纯肉辣文 宝贝舒服吗楼梯做

玉玉 2021-07-24 11:02

看着陈兰张口闭口就是亲情的话,秦小禾的心中不由的冷笑。

“我娘只生了我一个女儿,可没有再给我生妹妹了。”

陈兰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被噎在了喉咙里。

“小禾呀,我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女儿,但是这些年来我可从未亏待过你啊……”

听到陈兰的哭诉,秦小禾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

“这话你说出来都不觉得脸热吗?也对,就你那样的脸皮,估计早就不知道那种感觉了。”

“秦小禾!我……我再怎么也是你娘。”

陈兰原本还想好言好语的相劝,想让秦小禾那银钱出来救自己的女儿。

可没成想她这一句话没说完,就被秦小禾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了回来。

“我娘?你说这话也不怕我娘晚上来找你。”

“你……”

陈兰怕呀,但是想着这么多年过去了,秦小禾的那个早死的娘都没来找过她,陈兰又大胆了起来。

“小禾呀,你可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啊。你娘走的早,可是我把你给拉扯大的呀,如今你妹妹受了难,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隔壁那些看热闹的人听到陈兰的话,都忍不住的看向了秦小敏,秦小敏如今被赌坊的人给拉着,那模样瞧着也确实有些可怜。

虽然秦小禾的为人不怎么样,但她到底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就这么被这些赌坊的人给拉走了,让人瞧着着实有些不忍心了。

“唉,这小敏也是个清白的姑娘啊,真是可惜了。”

“可不是嘛,被这些赌坊的人给卖了,谁知道会卖到什么地方去,这可真是遭罪了。”

陈兰听着众人的议论声,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就大声的哭喊了起来。

“哎呀,我的小敏啊,是娘对不起呀,是娘没有本事啊。要是娘也能像你姐姐一样有本事,能弄到那么多的银 钱,娘怎的也不会让你遭这种罪呀……”

秦小敏瞧着陈兰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很是愤怒的瞪向秦小禾。

秦小禾瞧着这对母女的神情,不由的挑了挑眉。

陈兰却是不罢休,瞧着周围的视线落在了秦小禾的身上,又大声的哭嚎了起来。

“小禾呀,你不能见死不救呀。你就算是再不喜我这个继母,但小敏还是你爹的女儿啊,你们可是亲姐妹啊。娘知道你哪里还有些银钱的,娘求求你救救你妹妹吧……”

一旁的沈玖听着陈兰的话,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担心秦小禾会多想连忙转头去安抚,“她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我知道的,有些人就是心比天高,脸比地厚,再生气也是没办法的。”

做在地上哭嚎的陈兰听到这话,脸上顿时就难看了起来。

秦小禾可不会去管她的脸色如何,想到原身的母亲留下的那些个嫁妆,好像都被陈兰给昧了去。

就这还好意思在这里大吵大闹的找她要银钱,既然如此,那她又何必将那么多珍贵的东西留给这种人糟蹋?

“我是有些银钱的,可都是用我娘的嫁妆给还来的。若是没有我娘留下的那几样东西,我估计……估计早就饿死在这个家里。”

秦小禾说着,眼眶顿时就红了起来。

陈兰听到秦小禾提起她亲娘嫁妆的事情,心中不由的一突。

刚想要说些什么,就听秦小禾又道:“可就算是如此,我娘的嫁妆我也只拿到了几个物件而已……”

秦小禾这话一落,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提起秦小禾亲娘的嫁妆,那在他们桃花村村里可是头一份啊。

如今这亲娘的嫁妆,女儿就只拿到了几个物件,还是用来填饱肚子的。这事儿可就有些不对劲儿了,众人看向陈兰的眼神也变了。

家里就那么几个人,大连山体滑坡,要是不是陈兰拿的都没人信。

原本做后娘的就惹人诟病,如今陈兰竟然昧了秦小禾亲娘那么多的嫁妆,这事儿还得了?

“我说小敏她娘,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小禾她娘走的早,但她到底也给小禾留了些念想不是?你怎么能拿小禾的东西?”

“就是,小禾本就是个苦命的孩子。你竟然还拿了人家亲娘留下来的东西,你亏不亏心呀你。”

“整日里叫器着小禾不懂事,我看你们家的事情都是小禾做的。如今可倒好,人家丫头做了事情,你还拿人家亲娘留下来的东西,你也不怕小禾娘晚上来找你!”

陈兰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库米沙的努力,恨恨的瞪了一眼秦小禾。

但是有这么多的人看着,她到底是不敢再多说什么。

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为自己辩解道:“小禾,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那是看着你年纪小,担心你被人给骗了。想着等你以后成亲了,我再将东西拿出来给你做嫁妆的。”

秦小禾还没有说话,一旁的秦小敏却是大喊了起来。

“娘!你不是说那些东西都是留给我的吗?”

秦小敏的话让周围的人看向陈兰的眼神越发的不好了,这个陈兰说起谎来可真是手到擒来啊。

陈兰转头瞪了一眼没脑子的小女儿,但是秦小敏却觉得陈兰这般做都是秦小禾给逼的,转头便恨恨的瞪着秦小禾。

“都是你的错,你个贱蹄子还想要嫁妆,做梦去吧!那些都是我的东西,只能是我的,你就该早早的跟你那个早死的娘一起去了才好……啊……”

秦小敏以为陈兰应承自己的那些个东西真的都要给秦小禾了,顿时就口不择言了起来。

一旁赌坊那个领头的人听着她那尖利、难听的咒骂声,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反手就给了秦小禾一巴掌。

秦小禾被打的脸都红肿了起来,顿时不敢再吱声。

沈玖听到陈兰竟然还拿了秦小禾她娘的嫁妆,而且并没有还会来的意思,也冷了脸色。

虎着脸威胁道:“赶紧将小禾她娘的嫁妆还会来,不然我就去报官,告你私吞小禾的财产。”

陈兰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是上当了。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将钥匙给拿出来。
钥匙虽然是给出去了,但陈兰哪里会如此作罢?

自从嫁进秦家开始,她就开始想着要如何秦小禾亲娘的那些个嫁妆握在自个的手里。

毕竟秦小禾亲娘的那嫁妆可是这十里八村的头一份,就算是她曾经也是羡慕的很。

这么多年了,那嫁妆她好不容易弄到了手,可没成想今日竟然要白白的给了别人,她又如何能甘心?

恨恨的瞪着转身进屋的秦小禾,恨不能将人生吞了去。

沈玖一直都在注意着这边的动静,瞧着陈兰竟然恶狠狠的瞪着秦小禾。

眉眼锋利,语气维护,“你瞪什么瞪?”

沈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火气,陈兰被这恶声恶气的声音给吓的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一转头就看到沈玖怒目圆睁的瞪着她,陈兰被瞪的心中不由的一慌,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愣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那几个从赌坊来的人原本因着沈玖伤了自己的兄弟,心里还有些不满。

如今瞧着沈玖这明显心中憋着气的模样,几个人到底是没敢上前去。

谁都不敢保证,沈玖这没有发出来的火气会不会发泄到他们的身上去。他们又不是个傻的,上赶着被人揍。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秦小禾提着包袱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院子里的情况有些诡异。

陈兰竟然跟那赌坊的人站到一边去了,而另一边则是站着一脸不善的沈玖。

这架势颇有种两军对立,剑拔弩张的感觉。

“没什么。”

瞧着秦小禾出来了,沈玖脸上的神色不由的一松。而院子里的众人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我爹欠了二十七两的银钱?”

秦小禾问。

那个领头的应声道:“原本是三十两的,可我们主家人好,这才给你们免了三两的银钱。”

这种冠冕堂皇的话,秦小禾是一个字也不信。

“行了,这些东西给你们,拿到当铺去也值你们说的那个价格。”

秦小禾将包袱打开,里面放了不少的簪花首饰。

村里的人也就曾将在秦小禾的亲娘成亲的时候开过一回眼界,如今如一次的见识到这些东西,人群周都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秦仁家的也真够缺德的,竟然拿了人家亲娘这么多的好东西。”

“唉,小禾要是有这么多的好东西,何至于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吗?”

“果然不是自己生的就不心疼啊,这可真够亏心的。”

秦小禾将包袱递给了那个领头的人,那人接过去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周围的人瞧着秦小禾将包袱都给了那人,又忍不住的吸气。

“哎呀,小禾呀,那么多的好东西你就给人了?”

“是啊,那可是你亲娘留下来的呀。”

秦小禾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的神色。

“婶子,我再怎的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爹被扣在赌坊里啊。至于我娘……我明日就去向她赔罪吧,到底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孝,将她留下的东西给了出去。”

“唉,你这孩子……”

那妇人瞧着秦小禾的神情,忍不住的有些心疼。

“小禾是个懂事的啊,她那个爹也太不是东西了,好好的怎么还堵上了?”

“可不咋的,还有他那媳妇,也不是个东西。拿了人家孩子亲娘留下来的东西不说,还想将人家闺女给卖了,也不怕小禾的娘晚上来找她索命。”

“就是,丧了良心的玩意儿。”

有人朝着陈兰啐了一口,眼里满是不屑。

陈兰想要发火,可有沈玖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陈兰到底是没敢撒泼。

而赌坊的人虽然看中了秦小禾的样貌,但是有沈玖在,他们也不敢动手。

最后也只能拿着秦小禾给的那些个东西离开,左右他们也将银钱拿到了手,对主家也有个交代。

秦仁是晚上才回来的,得知陈兰并不是用小女儿换他回来的,而是用秦小禾亲娘的嫁妆换的,气的直接摔了碗筷。

“你这个败家的婆娘,我这是你瞎了眼才娶了你这么个东西。一个赔钱货而已,能值多少银钱?那些嫁妆可是老子后半辈子的依仗!你竟然全都给了那些人?”

陈兰也被秦仁这番举动给吓了一跳,连忙为自己辩解。

“当家的,那可不是我给的。是秦小禾那个贱蹄子给的,她……”

“她怎么了?那嫁妆盒子的钥匙不是在你的手里吗?难不成还能飞到她手里去?”

陈兰一看秦仁竟然连她的解释都不听了,眼眶一红,泪水就落了下来。

“当家的啊,我也想要将小丫给人家送过去的。可……可人家就看中了小禾那丫头,我能怎么办啊?我心里也不愿啊。”

秦小禾站在自己的小屋门口,冷眼旁观正屋的情况。听着陈兰在哪里哭哭啼啼的颠倒黑白,她也没吭声。

就算秦仁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她可没指望秦仁那种男人,会惦念什么父女之情。

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看到床上还放着沈玖今日来的时候带给她的一个小包袱。

秦小禾好奇的将包袱打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个用竹条编织而成的小盒子。

小盒子有她两个巴掌大小,上面还带着一把小铜锁。

看到这小东西秦小禾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就想到了前些时日他送给自己的那簪子、绢花之类的东西,心里也明白过来他送这个小盒子是做什么用的。

没想到那憨子瞧着是个粗矿的,竟然这般的心细。秦小禾一时间也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这桩婚事她目前也没有办法解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着秦仁那种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当成一个货物来随意买卖的人渣,她若是不嫁给沈玖,那她不是被卖进青楼就是被送进镇上那户人家做妾室。

不管是哪一种,秦小禾都不愿意。可秦仁是她的亲生父亲,有些事情并不是她能够做主的。

秦小禾心里装着事情,月上中天了她也没有睡着。

就在这时,外边忽然响起了脚步声,秦小禾惊坐起。
仔细的听着外边的动静,竟然是开院门的声音。透过窗户的缝隙,秦小禾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院门那边开门。

莹白的月光照在那人的脸上,赫然是秦仁那张令人生厌的脸。

看清楚对方的容貌,秦小禾的心头不由的一凛。

天色都这么晚了,秦仁这个时候出去做什么?

去赌坊吗?这不可能。都已经这个点了,杭州外企,赌坊的门早就关了。

再说了,今日散出去了那么多的东西秦仁估计也没心情去赌坊才是。

就在秦小禾猜测着秦仁要出去做什么的时候,秦仁忽然朝着秦小禾这边看了过来。

秦小禾心中一突,连忙低下了头去。

等她听到外边传来了关门的声音,这才慢慢的抬起了头来。

听着院外那逐渐远去的脚步声,秦小禾的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

思索了片刻,秦小禾还是穿上了鞋悄悄的跟了出去。

她原本以为秦仁会去镇上什么地方,没成想他到了村口的小河边就停下了脚步。

秦小禾见他停下了连忙躲在了一旁的柳树后边。

她的身形太过消瘦,一棵柳树就已经将她挡的严严实实的。

秦仁向后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这才坐在了河边的石头上。

秦小禾瞧着他那模样,似乎是在等什么人,心里越发的奇怪。

就在她以为秦仁或许真的只是来这边坐坐的时候,就听到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

那样的脚步声秦小禾可不陌生,那是有武艺在身的人才会有的步伐。

那人来了之后,便这秦仁的方向走了过去。而秦仁在看到对方的时候,连忙站起了身,那模样似乎有些紧张,还有些慌乱。

“大人您来了,嘿嘿您之前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您看……”

那人轻哼了一声,将一个荷包扔到了秦仁的身上。

“哎?谢谢大人赏赐,我一定给大人好好办事。”

秦仁抹了抹那荷包,顿时喜笑颜开。

那人听到秦仁讨好的话,不由的冷哼了一声。又将一个巴掌大的东西交给了秦仁。

距离太远,又是晚上,秦小禾一时间也看不清楚那人给秦仁的是个什么东西。

“这次的事情若是办好了,あいかりん,我家主人自然会赏赐你的。”

“是是是,小的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秦仁听到对方的话,连声的保证道。

而秦小禾在听到对方说话的声音之后,瞳孔不由的缩了缩,心里涌起了一阵的惊涛骇浪。

那人一口流利的京腔,显然是来自京城的人。

听着那人说到什么主子之类的话,秦小禾心里越发的疑惑。

在原身的记忆里,秦仁就是一个庄稼汉。可他生性贪婪,还异常的懒惰。平日里压根就不会去地里忙活。

要说这桃花村往镇上跑的最勤快的人也非他莫属了,不过却从来不会做什么正事。

不是去赌坊赌钱,就是去青楼彻夜不归。

可他就算跑的再勤快也还是个庄稼汉,怎么会认识京城的这些人呢?

不过像秦仁这种鸡鸣狗盗之辈,秦小禾可不觉得同他为伍的人是个好人。

秦小禾瞧着那人似乎又给秦仁说了些什么,秦仁连忙点头应下。

直到两人离开了河边,秦小禾这才从柳树的后面走了出来。

她走到方才两人站着的地方,蹲下身仔细的去看那人踩过的地方,的确是比普通人踩过的脚印浅了许多。

就在秦小禾幻想在继续查看的时候,忽然就觉得眼前有冷厉的白光闪过。

秦小禾心中一慌,那样的光芒她很熟悉,是反光的钢刀。

虽然她心里猜出了那是什么东西,可是她却是没有办法躲开,眼睁睁的看着那把泛着寒芒的钢刀朝着她挥了过来。

“小禾!”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还不等她仔细回想,就被人猛的拉了一把。

不过,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反倒是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等秦小禾回过神来的时候,这才发现抱着她的不是别人,正是沈玖。

而此时的沈玖则是一手抱着她,一手握着那把钢刀。

钢刀的主人瞧着自己的刀竟然被人握住了,想要收回去,却发现怎么都拿不出来。心中也着急,最终弃了刀快速的离开了。

秦小禾方才被吓得不轻,此时依旧有些惊魂未定,脸色也变的煞白。

这副模样让人瞧着有些无助,有些可怜。

看的沈玖一阵的揪心,他想要安慰安慰秦小禾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但是秦小禾的模样太过让人心疼,沈玖还是软了声音安慰。

“小禾?没事啊,有我在的,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小禾别怕,我会……会保护好你的。”

沈玖边说还便将人抱的更紧了一些,仿佛这样就能让秦小禾不害怕了一般。

可他磕磕绊绊了好半晌,发现秦小禾的脸色依旧惨白,沈玖顿时就着急了起来。

“小禾,你有没有事啊?可是……可是伤着了?小禾?跟我说说话,你说说话呀。”

沈玖都快急眼了,秦小禾总算了换过了劲儿来。

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面容焦急的男人,在这晚上这么低的温度下,他竟然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子来,这得有多着急啊。

“小禾,我……我给你买了蜜枣,可甜了,你……”

沈玖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竟然想出了用小吃来哄秦小禾。

秦小禾的心里原本还有些慌乱,咋然间听到他这话,神色多了几分柔和。

沈玖瞧着秦小禾眼里浅浅的笑意,还未说完的话顿时就卡在了嗓子眼上。

这个时候他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在秦小禾那双笑的弯弯的眉眼的注视下,沈玖的脸色顿时就红了。

连忙撇过了脸,不敢再去看秦小禾那张精致的面容。

直到看到地上那带着鲜血的钢刀,沈玖刚才还晕乎乎的脑袋顿时清醒了几分。

想到方才那个人的举动,显然是要将秦小禾置于死地。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出手竟然那般的狠厉。
下一篇:想吃你身上两个黑葡萄 老师我好爽再深一点
上一篇:日的小芳抽搐 宝贝舒服吗外面有人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