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的小芳抽搐 宝贝舒服吗外面有人

玉玉 2021-07-24 11:02

秦小禾本意只是想给这不知分寸的母女二人立一下威严,这等欺软怕硬的小人,若是忍了一次,以后必然会犯。

今天这一顿吓得,估计他们得太平好几日。

只是让沈玖看到她这一面,并非她的本意。

不曾想沈玖上前来,懒帝轻狂,默不作声的接过了她的镰刀,似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郑重而又笨拙的说道:“以后,我会保护你。”

这一句话与她曾听过的那些风花雪月不同,朴实却又直击内心。

更出乎她的意料,她本以为他会因此嫌弃又或者惧怕这样行为的自己。

权海沉浮多年,见多了官场之上那些工于心计权术的男人,他们大多趋利避害,自私自利。

甚至她唯一相信的那位好君王,到最后也卸磨杀驴,何等不堪!

她早对男人失望透顶,但面前的沈玖让她觉得有一点不一样。

杏眸莹莹,眸光坚毅又认真,这算是严格意义上第一次正眼打量这个男人。

她以前就惯会做伯乐,此刻她也心中笃定,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只是一个住在石洞里的野男人。

沈玖被这太过直勾勾的目光盯得脸再一次涨红。

面前的秦小禾小小的一只,巴掌大的小脸粉嫩雪白,再配上那双小鹿的眼睛。

他恨不得现在就带回去,好生照料,护她一世周全。

但现在不可以,他要明媒正娶,别人有的东西,他也要给她,绝不能草率的亏待了与他携手一生的女人。

沈玖喉结缓缓滚动,穿越1977,涨红着脸,笨拙的来回踱步,随后别扭道:“我去打猎了。”

秦小禾看着夕阳西下,轻笑道:“这个点不安全。”

沈玖不自然的别开头,不敢看那张娇俏艳丽的脸,结巴道:“我…我眼神好,我先走…”

她轻笑着点头,看着那个应该是传说中狠戾粗鲁的大汉,仓惶逃走了。

莫名的,戳到了她的萌点。

身为秦小禾,似乎也不算太差,起码让她遇到了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回到自己的小破茅草屋没多久,就听到外面骂骂咧咧的声音,是那继母陈兰把上学的小儿子给接回来了。

见沈玖已经不在,索性放肆大骂起来:“别以为找了那个野男人就能当家做主,破烂货才换多少钱,真当回来做祖宗的不成?”

“给老娘滚出来洗衣服!”

她踹开门,对着床上屏气养神的秦小禾大翻白眼,怒喝道:“几斤几两的破烂货,真当自己是什么大小姐了不成,柴不劈,衣服也不洗,晚饭到现在连火都没生。”

“早知道你这种赔钱的白眼狼,我进门的时候就该把你卖了!”

秦小禾睁开眼,幽幽道:“我赔钱?”

“从我八岁开始,便劈柴洗衣做饭一条龙,我替你包了家务,你把时间拿去打牌,那你这赢来的钱是不是有我的一份?”

陈兰没想到她居然还嘴了,反呛回去道:“你在家里吃我的,用我的,做点家务还算上账了不成?”

秦小禾道:“吃你的?饭是我做的,每次我也只吃得到几根面条和一些咸菜,面条的粉是我扛着米去镇上弄的,咸菜我是自己去割的。”

“你管这叫吃你的?”

“住你的就更好笑了这屋子本是被风刮倒的,是我自己搭起来住的,只因为如果不搭,只能天天睡在鸡窝了。”

“你管这叫住你的?”

秦小禾眸光幽幽,脑子里疯狂闪烁着的是原主受虐待的这几年,过得那是猪狗不如的苦难日子,以至于后面才会如此决绝的前去赴死。

“用你的可就更好笑了,我在自己家里用家里的东西,有何不可?”

“我尚且还流着一家之主的血,我还姓秦,家里的东西,我们都是拥有共有权的,何来你的一说,退一万步来说,你也不过是个续弦的,这家里五个人,就你是外姓的。”

“难道要去和爹说,你嫁来秦家,秦家的东西就归你们陈家人不成?”

秦小禾知道陈家强势,这秦昆时常和陈兰吵,觉得陈兰老是帮衬着陈家。

如今她这一段鬼才逻辑,让陈兰一下子就心虚,恼羞成怒道:“你胡说什么东西!”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明白,毕竟我做家务的时候可经常看你在那边绣女红,这些女红卖出去应该不少钱吧。”

“可是我好像从来没见你补贴过家里,那这些钱…”

陈兰一下子就急眼了,重生商门贵女,扬起手就要掌掴秦小禾道:“闭嘴,你这嘴烂的小崽种!”

不曾想曾经那个任由打骂不吭声的秦小禾早就已经不在了,她的手被一下子就捉住了,明明是细胳膊,却有着莫名强大的力量,死死的固定住了那只手。

眸光凌冽,曾经上位者的威严气魄瞬间压得陈兰踹不过气来。

她这才清楚的意识到,面前的秦小禾实在太不一样了,从神态到感觉,明明还是这个人,却又完全不一样。

秦小禾不紧不慢的皮笑肉不笑,声音依旧温和,却极具威慑力。

“你考虑清楚这一巴掌的下场,要是毁了容,叫我受了伤,那可就违反了答应沈玖的承诺了。”

“到时候成亲那天他觉得有问题,收回一半的礼金,那亏的可是你呀,毕竟,谁也不会要一个残次品。”

似乎是友善的提醒,却让人毛骨悚然。

陈兰也一个激灵,抽回手,咬牙切齿道:“小贱蹄子,别以为找了野男人就能无法无天了。”

“我不想无法无天,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别来烦我,好好待到成亲那天,对你好,对我也好。”

秦小禾:“否则我若出了点事,礼金减少是小事,若是沈玖报官了,这可影响大了。”

这让陈兰一下子就不敢嚣张了,狠狠的瞪了一眼秦小禾道:“老娘懒得与你一般见识,你最好真的乖乖在家等着成亲,要是再跑了,到时候那野男人也帮不了你。”

秦小禾轻笑着道:“您走好嘞。”

这让陈兰气得不轻,破天荒的家里干家务的变成了陈兰。
陈兰哪里咽得下这口气,索性添油加醋把秦小禾与沈玖的事情说了出去,这一散播,此事沦为村子众人津津乐道的事。

“依我说啊,兰妹子你就是心眼太实了,这小贱蹄子生得一张狐媚子的脸,这般皮相就该卖到镇上的官老爷那里去,趁年轻,哄着老爷高兴,说不定还能享两年福呢。”

“做了官老爷的小妾,先不说这礼金能够有多少,往后你儿子读书的事情也有依仗,她也可以在那里补贴家里,说不定都可以去镇上住了。”

另外一个妇人跟着道:“而且官老爷哪里像那野男人,不给你添堵,而且还能换一笔好钱,稳赚不赔的。”

“凭着这相貌,十里八村也少有人及,哪里要沦落至此,受那个野男人的气啊!”

陈兰一边搓着手里的衣服,心底也止不住的懊悔,嘴上却道:“还不是我心疼是秦仁的亲女儿,舍不得送去官老爷那里受罪,不曾想是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压根不管家里人的死活,可怜我那一双儿女,真是造孽啊。”

正说着这话,说曹操曹操便到了。

众人就看到一尺九的大汉只单手就提着一只硕大的一块野猪肉,其蛮力也是被人称作妖魔转世的原因之一。

这陈兰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方才前一秒还在嫌恶野男人,后一秒便满脸谄媚堆笑的迎了上去。

“来就来,都是一家人,这么客气的带来这么一头猪做什么?这多不好意思。”

“沈玖你想吃红烧的还是爆炒的,我都给你做 快进屋坐,这大热天的,别沾了暑气。”

说着这话就想伸手过去接那猪肉,不曾想沈玖侧身躲开,对于陈兰脸上并没有半点好脸色,道:“这是我给小禾的。”

陈兰脸一僵,毕竟后头不少人看着呢,怎么着也不能没有面子。

于是她扯着笑道:“我是小禾的娘,东西给我,我给小禾做肉吃,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这样见外。”

沈玖不搭理,把肉往旁一躲,他气势逼人,让陈兰根本不敢上前去抢。

陈兰脸上堆着笑,可实际上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心底止不住的咒骂野男人,为了儿子能够吃上这难得的野猪肉,索性发挥起了自己撒泼的技能。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今天我要给你立立规矩,我可是你丈母娘,百善孝为先 ,你给小禾吃没错,也该对我丈母娘尽尽孝啊,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

“今天还都在说呢,我可以把小禾嫁到镇上去的,我偏偏选中你,我对你这么好,这野猪肉难道我还吃不得碰不得了?”

瞧着沈玖似乎有些动摇,陈兰试探的想要去拿。

不曾想清脆的声音让沈玖将猪肉收回了,秦小禾从屋里出来,幽幽道:“把猪肉给我把,母亲柴还没劈完,哪有时间给我做猪肉吃,我们做小辈的就该尽尽孝,少给她添麻烦。”

这话堵得陈兰一噎,也让她慌了。

难不成这猪肉,秦小禾打算一个人独吞不成?

她急了眼道:“你的手艺哪里行啊,而且你最近受了伤,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那衣服和柴呢?”秦小禾笑盈盈道,“难道要让我来做?”

陈兰咬咬牙道:“等我把小敏这个死丫头喊回来,让她来做,你啊要做新娘子的人还是歇着吧。”

“你就好好招待沈玖,我来给你们做完饭。”

说着这话似乎很自然的就又要去拿肉,直接被秦小禾挡在了前面,秦小禾不紧不慢道:“那你先去喊妹妹回来吧,沈玖我有事和你说。”

秦小禾正准备让沈玖先回去,等她挑个日子亲手下厨给他做现代的蜜汁叉烧肉。

只是她并不打算让这恶心的秦家人吃上一口,她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大度的人。

陈兰急了,忙让人帮忙去喊自己的亲女儿秦小敏回来,正准备再胡搅蛮缠一番,就看到远远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这里是秦仁的家?”带头的男人似是个土匪,脸上还横着一条伤疤。

陈兰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往家里靠了靠,随后道:“你们什么人?”

那男人满脸横肉,怒喝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你爷爷,秦仁在我们赌坊赔了个精光。”

秦小禾对于自己这个便宜爹从来没有半点好感,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好赌的烂人。

她蹙着眉头问了一句道:“欠了多少银子?”

“整整二十七两雪花银,他说家里女儿多,所以拿一个年轻的女儿做抵债了,现在老子就是来上门拿人的,给老子把人交出来,不然老子把你们家里砸个稀巴烂!”

说罢男人狠狠的把手里的棍子往墙上一砸,气势吓得不少围观的村民都跑了。

剩下的几个好事的心底都有数,这秦小禾已经定亲了,定金也不少,如今那就只有才十二岁的秦小敏。

这秦仁连十二岁的女儿都卖,这一家真是没救了。

陈兰自然也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可自己怎么舍得让女儿嫁去赌坊,这卖去赌坊的基本都会沦为歌姬舞姬,等于半只脚搭进窑子里了。

如今她前一秒正好让人去喊秦小敏…

索性心一横,陈兰对着还在思量对策的秦小禾狠狠的一拽,对着为首那凶悍的男人道:“抵债的就是这个,你看她长得也好看,怎么说卖去官老爷那里做小妾,也能够拿个五十两吧?”

秦小禾原本还在思量如何解围,这一拽彻底让她恶心到极点。

这种自私自利,遇到事第一时间是卖人的人,完全没有半点良心可言。

她反手挣脱了陈兰,猛地对准陈兰的膝盖一撞,随后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就听到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再次为了护她响起。

“这是我的未婚妻,你们谁敢动她,先看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逆着光,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这一瞬间,她心底冰封起来的什么东西似乎彻底被瓦解融化了。
众人看着沈玖的身形,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他们干这一行的这么行时间了,对方是不是虚张声势,他们心里可清楚的很。

这个沈玖别的不说,看着那胳膊上紧致的肌肉,就知道他不是个什么好惹的主儿。趋吉避凶那可是动物的本性,人类亦是如此。

“你他妈的少管闲事,咱们赌坊的事情也是你一个杂碎能管的吗?”

那领头的瞧着自己的兄弟竟然往后退,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沈玖瞧着对方横眉竖目的模样,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也没有去接对方的话,就那么挡在秦小禾的面前。

“沈玖……”

秦小禾眼眸轻颤,平静的心湖好像被人投入一枚石子,激起片片涟漪。

沉浮权海多年,看管了尔虞我诈。

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沈玖竟然还护着自己。

她并不清楚沈玖的实力如何,但是看着对方带来的人数,秦小禾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小禾,你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儿的。”

对方那个领头的瞧着沈玖似乎一点也没有将他的话当回事儿,心中微微有了恼意。

“小杂碎,跟你说话呢,赶紧给我让开,别逼着我们兄弟跟你动手啊。”

“就是,也不看看我们兄弟是哪里出来的,识相的就赶紧将那个丫头交出来,我们哥几个还能饶你一条狗命。”

刚才看到沈玖高大挺拔的身形,还在后退的几个人。瞧着自家大哥都冲了上去,哪里还有再继续退缩的道理?便也迎了上去。

“我们兄弟也不为难你,你将人交出来给我们抵债,今儿个你对我们兄弟的无礼我们就不计较了。不然,别怪我们兄弟几个不客气!”

“娘,我瞧着河边有不少的人都在洗衣服,秦小禾那个贱人怎么没有过去?”

就在院子里的气愤剑拔弩张的时候,就听到陈兰的小女儿秦小敏趾高气扬的声音传了进来。

陈兰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心头忍不住一跳。

想要让女儿不要进来,可是瞧着对面的那些个人虎视眈眈的模样,陈兰到底是没有敢跑出去。

“娘,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应啊?秦小禾那个贱蹄子……啊……娘……”

秦小敏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院中的这一幕。

她平日里敢在家里耀武扬威的,那是心里只有又陈兰给她撑腰。可是若是到了外边,秦小敏就是个胆小怕事儿的主儿。

如今咋然间瞧见这一幕,秦小敏被吓得抬腿就朝着陈兰跑了过去。

对面的几人瞧着陈兰护着秦小敏的动作,心里大概也猜出了秦小敏的身份。

只是看着秦小敏那张平平无奇的样貌,跟秦小禾相比可差的远了。这若是被卖了,指定没有秦小禾值钱。

领头的那人打量了好半晌,对身后的几个兄弟喊道:“去,将人给我抢过来。”

凶狠不屑的眸光落在沈玖身上,变得轻蔑:“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看小爷今个怎收拾你!”

几个人原本是想将沈玖给缠住,再过去将秦小禾给带走。

即可如今看着沈玖的动作,也知道他们不将沈玖给收拾了,想要带走他身后的丫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兄弟们,我们一起上,将这个狗杂碎给废了!”

几个人应了一声,一起挥着拳头朝着沈玖冲了过去。

他们想的很好,却在靠近沈玖的那一瞬间变了脸色。

靠近沈玖左手冲过去的那个人,原本是想将沈玖的左边胳膊给缠住的。

只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凌冽的掌风袭来,沈玖直接朝着他的脖子掐了过去。

那人心中一慌,连忙伸手去挡。却发现沈玖的动作非常的快,还不等他的胳膊完全的遮挡住,沈玖的手已经掐在了他的咽喉处。

沈玖的手微微用力,那人的脸顿时就涨红了。

其余几人看到这种情况,也是慌了神。

“放开我兄弟!”

方才叫嚣的人慌的上前就想要去抢人,却是被沈玖一脚踢在了胸口处。

也不知道沈玖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就瞧着那个被踢的人直接飞了出去。

再次落到地上的时候,直接一口血便咳了出来。

周围的人瞧见这动静,鄂尔多斯高利贷白浩,连忙退了开去,就怕殃及到自己。陈兰跟秦小敏更是躲在了墙边,不敢靠近半分。

秦小敏瞪着眼睛看着被沈玖护着的秦小禾,心里很是嫉妒。

她本身就不喜秦小禾,如今看到秦小禾竟然也有人护着,心里很是不满。

“娘,是不是秦小禾那个贱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才让人家找上门来的?”

“你别说话。”

这种事情若是换作了以往,陈兰或许还会在一旁由着她女儿欺辱秦小禾。

可如今这种情况,她哪里还敢让秦小敏出头?

若是被那几个人知道秦仁那个混蛋说的小女儿就是她女儿秦小敏,那她女儿岂不是要被带走?

秦小敏听着陈兰竟然这般的说,心里更加的觉得是秦小禾连累了自己。

“我就知道那个贱蹄子不是个安分的,如今可倒好了,还要连累我被人吓唬。”

秦小禾瞧着那个被沈玖掐着的人脸色有点不大对,连忙出声制止。

“沈玖,快放开他。”

沈玖看了一眼手上的人,一把将人给甩了出去,刚好就落在那个领头人的面前。

那个领头的瞧着沈玖这边的确是棘手,给剩下的几个兄弟使了个眼色,既然便朝着陈兰跟秦小禾这边走了过来。

陈兰见此,脸色骤变。

“你们……你们别过来,不然……不然我就去衙门里告你们”

“呵,告我们?你去告啊,我们这里可是有秦仁签的契约的。”

眼看着那些人要来找秦小敏,陈兰慌的大声的尖叫了起来。

“我不管,你们今天谁敢动我的女儿,我就跟谁拼命!”

另一边是沈玖一直护着秦小禾,倒也没有让她受到伤害。

而陈兰看着眼前几个根本不害怕她的几个男人,心里恨死了秦仁那个赌鬼。

看着被沈玖护着的秦小禾,陈兰眼珠子转了转,便低声哀求了起来。

“小禾啊,我养你这么大也不容易啊,你救救小敏吧,小敏可是你的亲妹妹,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下一篇:放荡女纯肉辣文 宝贝舒服吗楼梯做
上一篇:告诉我深不深舒不舒服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