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啊用力使劲别停

玉玉 2021-06-11 11:01

夜色潋滟。

荒岛上的一处私人豪华别墅里,火光滔天。

苏眠被锁在烧红的铁链子上,肌肤,正一寸寸被烫红,发出令人心悸的嗤嗤声。

她的体内,被灌注了不下于二十几种的毒药,四肢筋骨寸断,肋骨也被打断了好几根,可是,她依然不屈服地扬着头。

死,有何惧?

她早就该死了!三年前,她爱错了人,害得父母惨死在自己面前,那一刻,她就该跟着他们去的!

“哈哈哈……”

她忽然几声狂笑,轻蔑地看着不远处,放火烧她的那几人,“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群魔鬼,你们一定会下地狱!”

“还在嘴硬!再加几把火!烧死她!”几人面色狰狞的道。

顿时,火光窜起,苏眠被吞没在了火焰中。

她在烈火中挣扎,双目赤红。

她不甘啊!今生她被人害得那么惨,要是有来生,她一定要报仇,她要让所有背叛过她,baszgh,伤害过她的人,统统下地狱!

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苏眠!苏眠!”

是谁在喊她?

倒下之际,她仿佛听到一道陌生的嗓音,在喊她的名字。

热……

肌肤被烧灼的痛,让她倏然睁开了眼。

猩红的眸子,正好对上一张猥琐的肥胖脸,他拿着一个相机,朝鲜女导游走红网络,正全方位的,给她拍照。

而她,全身上下,只穿着薄薄的内衣!

艹!

苏眠下意识的一个扫堂腿踢过去,再飞起来,把房间里另外两个男人也踢倒在地上。

尔后,抢了他们的相机,摔下,砸碎!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三个男人像见了鬼,颤抖着手指着她,“你……苏眠……你怎么……”

“我怎么忽然变得这样厉害是不是?”苏眠狠狠一脚踩在肥胖脸的手上,碾压。

尔后,很清楚的听到骨节碎裂的声音,肥胖脸一声惨叫晕了过去。

另外两个男人意识到不对劲,站起来想跑,也被她给拽回来,一拳一个,给打晕过去了。

她这才缓缓吐了一口浊气!

一股眩晕感,也随之而来。

她咬了咬牙,努力支撑着自己不倒下,然后穿上衣服,迅速往门外跑。

如果不出意外,她一定是重生了,回到了三年前,她的二十岁生日宴那天。

她清楚地记得,她最信任的表姐夏晴薇,说她的未婚夫季凌风在希尔酒店等她,要送她一份惊喜。

她兴高采烈的飞奔过去,还在下车时,喝了苏晴薇给她的饮料,没想到,等待她的,却不是季凌风,而是毁灭了她整个人生的阴谋。

她被人拍了不雅照,声名狼藉,苏晴薇嫁给季凌风后,两人又合谋害死了她父母,抢夺了苏家的财产,她也被他们给卖到非洲地下交易市场,过上了长达两年的非人生活。

后来,她被人拿去做科学实验,变成了一个拥有可怕能力的科学怪人,但她不想被控制着去做危害人类的事,所以,她背叛了他们,被他们烧死在大火中……

苏眠的腿脚越来越软,身子滚烫得想要燃烧。

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不行!不能倒下!

她必须要自救,她还要回家,她要去戳穿夏晴薇的阴谋!

意识涣散之际,她仿佛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正快步走近。

恍惚间,她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

“救我!”她的精神一松懈,便再也支撑不住的,晕倒在他怀里。
夜北擎急忙抱住了她。

怀里的小女人,绯红的脸上,泛着难以描述的魅惑之色。

犹如勾人的小妖精,风情万种,却媚而不俗。

夜北擎危险地眯了眯眼。

他到底还是慢了一步!让她落入了别人的算计!

“苏眠!”他拍拍她的脸,湛黑的眸子里,如暗潮汹涌,泛着可怕的杀气。

苏眠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车上。

身旁,坐着一个男人,而她的头,就枕在他的腿上,双手,还紧抱着他的腰。

两人的姿势,极为暧昧。

顿时,苏眠气息一凛,下意识的,朝他挥出了拳头。

不过,她的拳头还没近身,就被夜北擎给锁住。

磁性、优雅,又隐含着几分蛊惑的嗓音,低低的在她耳边响起,“苏眠,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恩人?”

“恩人?”苏眠坐正身子,细细打量了他几眼,方才想起,刚才自己昏迷前,仿佛看到的就是这张脸。

夜北擎,京都权贵,人称冷情四爷。

传说,他的生活极度奢华,出行用金子铺地,夜晚以夜明珠照明。

偏偏他又是个不近女色之人,白白让京都的名门千金们,方广高深无丈尺,牵挂了一场。

不过,自己前世和他并无多少瓜葛,唯一的印象,就是在她声名狼藉,被全网黑时,他曾出现过一次,说要帮她。

但自己那时候还对季凌风抱有幻想,迫切想和任何男人撇清关系,所以,她非常决绝的,拒绝了他。

现在想起来,她若是那时候接受了他的帮助,也许,结局就会大不相同。

苏眠苦笑一声,友好地伸出手,“夜北擎先生,你好!”

“看来,我的药确实有效,能认清人了!”

“是你给我吃了解药?”

“不然呢?”夜北擎拉长的尾音,带着莫名的撩人意味。

特别的好听!

苏眠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怀孕了!

她伸出小手指,掏了掏耳朵,再弓着手指,轻轻一弹。

像弹走了一只飞蛾一样,姿态闲雅,极尽慵懒,“夜先生,谢谢你救了我,这笔人情,我记下了,他日我一定会还!”

“好!我也记下了,我等你来还!”夜北擎看了下腕表,唇角微扬,“苏眠小姐,你的生日宴快开始了,我送你?”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苏眠的狐狸眼,微微一眯。

她是应该回家了!

她的亲人,还有仇人,都在那里,她要撕下夏晴薇伪善的面具,把她赶出苏家!

苏家别墅。

所有的宾客都已到齐,大家都在等待主角苏眠出场。

苏夫人盛兰依已经派佣人到门外去看了好几次了,急得直跺脚。

夏晴薇小鸟依人般挽着她的手,声音软软的安慰她,“舅妈,妹妹做事一向有分寸,她应该是有急事才会离开,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唉!她从小做事就不让人省心,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也放心!”

“舅妈,要不我再去看看吧!”夏晴薇笑着走开。

对面,一个佣人正好走来,两人擦身而过时,佣人微微颔首,手指在身侧,做了个ok的手势。

彼时,大厅的大屏幕亮了,苏眠各个年龄阶段的照片,在屏幕上一一闪过。

真的是从小美到大啊,大家都赞不绝口。

季凌风也看入了迷,老实说,苏眠这丫头长得挺正点的,她要不是苏家的女儿,他倒真可以考虑娶她。

只可惜,他们俩注定无法成为一对!

夏晴薇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妒忌得要命。

她暗暗攥紧了拳头,又松开。

走到季凌风身边时,她已经神色如常,“凌风,我妹妹漂亮吧?”

“美是美矣,可不如你有女人味!”季凌风邪魅勾唇,在她耳边挑逗。

夏晴薇的面色一红,娇羞万分地垂下眼眸,“你别忘了,今天是妹妹的生日,大家都看着呢!”

“我知道,都等着看她的好戏呢!”季凌风压低了嗓音。

算着时间,也该开始了!

他们和那些人早就商量好了,不管是照片,还是视频,只要能毁了苏眠,怎么劲爆怎么来。

就在这时,一道娇媚入骨的娇吟声,伴随着男人的喘息声,忽然在大厅里响起……
来了!

终于来了!

夏晴薇和季凌风相视一笑,急忙往盛兰依面前跑。

苏眠出了这么大的丑,她得赶紧去安慰姑妈,她要让大家都知道,她这个自小父母双亡,被苏家收养的女儿,要比苏眠好上一千倍,一万倍。

“姑妈,视频一定是假的!妹妹她爱的人是季凌风,她要嫁的人也是季凌风,她怎么会和人做出这样的事呢?”

她为了让更多的人听到,故意提高了嗓音。

那些看似替苏眠辩解的话,却句句隐含深意,把她往深渊里推。

她倒要看看,这一次,苏眠怎么翻身。

她已经等着,大家对苏眠口诛笔伐了。

果然,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了过来。

夏晴薇有些掩藏不住的得意,正想再说几句话火上浇油,忽然,有人喊了起来。

“夏小姐,你在说什么啊?那视频上的人,分明是你自己,关苏眠什么事?”

“那个男人,是季凌风吧?”

“天啊,他不是苏眠的未婚夫吗?怎么和夏小姐你搞在一起了?”

“怎么回事?要嫁给季凌风的,到底是你还是苏眠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夏晴薇脑子嗡嗡直响。

抬头一看,果然,大屏幕上播放的,竟然是她和季凌风在一起时的画面!

她吓得尖叫一声,“怎么会这样?不是真的!那不是我!不是我!”

她扑过去,要关视频。

季凌风也早就看到了,两人都慌忙去关视频,可是,电脑好像中了毒,那视频怎么也关不了。

现场,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穿着雪白的晚礼服,步态优雅的走了进来。

肌肤若雪,面若桃花,在晚礼服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的仪态大方,美得不可方物。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苏眠恬淡得体的笑。

前世,夏晴薇说季凌风喜欢温柔寡言的女孩,所以,她投其所好,把自己变得唯唯诺诺,且不愿与人交往。

可重活一世,她要做回她自己!

光华四射的女孩,不香吗?

“小眠!”盛兰依忙迎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不让她看视频上的画面。

大家都知道,她有多喜欢季凌风,她追了他三年,心心念念要嫁给他,如果被她看到那些视频,她会崩溃的!

“小眠,妈妈重新给你买了条项链,我们上楼去换,好吗?”盛兰依攥着她,手心里满是汗。

苏眠把头埋在妈妈的脖颈里,红了眼眶。

她还记得,上一世,妈妈被夏晴薇推下楼,惨死在眼前的画面。

还好,一切都重来了,这一世,她一定要阻止悲剧的发生,她要保护好她的亲人。

苏眠哽咽着抬起了头,眼底寒意,一闪而过。

大屏幕上播放的视频,她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

她很惊讶,竟然会有人在暗中帮她。

难道是她重生后人生开了挂,波多野结衣影音先锋,老天送她的礼物?

她诡异的笑了笑,说,“妈妈,表姐自小就没了父母,我们家既然养大了她,她喜欢季凌风,也便成全了她吧!”

“小眠!”盛兰依吃惊得睁大了眼。

这孩子在胡说什么呢?

一定是受了刺激!语无伦次了!

“小眠,你听妈妈说,妈妈……”
下一篇: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宝贝乖用力舔别停
上一篇: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