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班主任晚上让我随便摸 练车教练揉我奶头

玉玉 2021-07-31 13:27

楚晴雅和珍珠找了许久,找遍了几条街都不见宝玉和灵儿的身影,他有些怀疑这两个小家伙是不是专门跑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不然也不至于一路上都没有问到半点消息,这么耀眼的两个小东西,居然会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们俩。

就在楚晴雅角的伤脑筋的时候,终于有了线索。

“主子,小少爷和小小姐找到了。”

阿瑶赶来禀报,楚晴雅才松了口气。

“在哪找到的??”

“在……永安王府。”

为什么是在永安王府?难道是说这两个小孩是被永安王拐去的?光天化日,从侯府将两个孩子带走,不太可能吧。

不过他也见识过夜华阳的武功,确实不错,很纯很暧昧前传百科,有这个本事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候府带走人。

这个地方是楚晴雅不愿意听到的,但是楚晴雅没想到宝玉和宁儿会跑到永安王府去,况且他们怎么会去那?

“怎么会在永安王府?”

阿瑶为难的说道:“据说是小少爷和小小姐跑到永安王府去认亲……”

两个小孩子离家出走,这么远的距离,夜华阳是给她们下了什么药吗?

楚晴雅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瞬间便能想到肯定是宝玉听说了什么,才撺掇着灵儿一起去的,灵儿一向懂事乖巧,怎么这次突然会跟宝玉一起行动,莫非是相信了宝玉的话,觉得永安王就是他们的爹爹。

总之,楚晴雅很是生气,这两个小家伙一声不吭的就跑到人家府上去打扰,最近她和永安王绯闻缠身,这下事情可算是闹大了!!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这件事情,楚晴雅绝不可能踏入永安王府。

不过她也知道,她要是不去,这两个小东西绝对不会自己回来的。

“这两个小东西!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阿瑶,赶紧备马车!”

“是。”

快马加鞭,马车便到了永安王府。

楚晴雅踏进去,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楚宝玉!你给我出来!”

宝玉听到楚晴雅的声音,急忙往夜华阳怀里钻,往日楚晴雅变成这样的声音,竟然是要责罚他的,所以他哪里敢跑出去找楚晴雅。

“娘亲?爹爹救命,娘亲要杀我!”

楚晴雅去了后院,看到楚宝玉躲在夜华阳怀里,灵儿在一旁,尝尝夜华阳给她剥核桃。

一副父慈子孝的样子,那楚晴雅实在愣住了。

不过很快,他便清醒过来,这一切都是假象。

“夜华阳,把我的孩子交出来。”

夜华阳看向宝玉,宝玉直摇头,下次看到了老虎一般害怕,不肯去楚晴雅身边。

“本王听到他说,你要……所以,本王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楚晴雅怒道:“你就听他瞎说吧,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杀了他。”

只会把他往死里揍!!

灵儿上前拉住楚晴雅的手说道:“娘亲,你别生气,爹爹是很好的人。”

楚晴雅对灵儿一向是温柔的,因为你饿确实是很懂事,一般不会给她添麻烦,也继承了她制毒术,一般人近不了灵儿的身。

但是宝玉就不同了,这孩子平时玩心大,又喜欢恶作剧,还对什么事情都抱着好奇的态度。

所以才会一声不吭的跑来夜华阳的府上。

楚晴雅弯着腰,轻言细语道:“灵儿,你怎么也不懂事跑来了。”

灵儿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楚晴雅。

“是宝玉说,看见爹爹了,灵儿想爹爹就跟着来了,娘亲,他真的是爹爹吗?”

面对灵儿的问题,楚晴雅脱口而出:“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不管怎样她都不会和这个永安王扯上关系,不会再趟皇室这滩浑水。

听到楚晴雅的话之后,夜华阳显然不满,但还是嘴角上扬,一副势在必得的口吻。

“楚大小姐未免把话说的太早了,你和本王的婚事在即,讲出这番话来,是不是不太好?”

说到婚约一事楚晴雅就来气,当日在门外偷看她沐浴,现在又拐走她的孩子,真是不能饶恕。

“偷窥狂,鬼才跟你有婚约!”

夜华阳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偷窥狂?……楚大小姐真的误会了,不过本王觉得和这两个孩子非常合得来,以后竟然也会对这两个孩子如亲生的一般,不如楚大小姐就屈尊嫁给本王可好。”

楚晴雅努道:“不好!谁跟你合得来,宝玉灵儿,跟我回去!”

宝玉一点也不想走,抱着夜华阳的手不松开,虽然楚晴雅的话,他是要听的,但是他也不想失去夜华阳这个爹爹。

而且宝玉有预感,夜华阳就是他失散多年的爹爹。

“娘亲,宝玉喜欢爹爹…”

楚晴雅见宝玉不肯走,也没有再多废话,他知道怎么整治宝玉。

将灵儿牵着转身就走。

“灵儿,跟我走,从今以后娘亲就只有你一个孩子。”

本月看见灵儿和楚晴雅要走,没有再搭理他的意思,瞬间就心慌了,担心娘亲不要他了,立马甩开夜华阳的手,追了上去。

“阿?娘亲不要,宝玉跟你走!”

楚晴雅嘴角上扬,套路这一块,宝玉被她拿捏的死死地。

“楚小姐慢走。”

李青青神态自若的走上前来,巧笑嫣然。

“你是?”楚晴雅被李青青这一副天然无染的样子惊到,没想到夜华阳府上还有这样的女子。

“我是永安王侧妃,李青青。”

原来是侧妃,竟然有侧妃了,还拐人家的孩子,真是……

楚晴雅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生气,转头看向夜华阳,不禁有些嘲讽。

“既然王爷已经有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侧妃了,地带长垂主坎户,何须惦记我这两个孩子,想要孩子自己生不就行了。”

夜华阳走上前来,回应这楚晴雅的话。

“可本王就喜欢宝玉和灵儿,不想要其他孩子了。”

楚晴雅弄了,他就是承认了吗?承认自己拐走了她的孩子。

要命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往日至高无上的永安王现在居然跟她抢孩子?

楚晴雅气到:“这是我的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吗?还有,我绝对绝对不会嫁给你!告辞!”

楚晴雅一只手牵着一个萌娃离开永安王府,夜华阳也没有挽留,他心中已经对这两个孩子百分百肯定,也有信心能够将楚晴雅娶回来。

不管要用多长时间,这一次,他找到了她,绝不会放手。
次日。

楚晴雅终于忙完了,手中的事情和祖母一起去静安寺看望母亲。

马车上,楚晴雅很是期待见到母亲,也不知道这些年她过的好不好。

“祖母,母亲在静安寺待的这几年,父亲,可有去看望过母亲?”

胡氏摇摇头,叹了口气。

“唉……”

若是父亲肯去看望,说不定母亲可能就想通了回来,这都好几年了,母亲也不愿意回来,父亲也不愿意过去,两个人的感情自然而然变会淡了。

若是再过几年,母亲便是想回来,就算回来了,和父亲的感情也会越来越淡。

楚晴雅道:“我想把母亲接回来,沈氏作恶多端,走的,不应该是母亲,而是沈氏!”

没有错,本来该走的人不是母亲,而是沈氏。

“说的没错你母亲当初就是受了冤屈,才一气之下走的,你父亲偏袒沈氏,你母亲实在气不过,那时我又病着,有心无力。”

说到这里,胡氏也有些愧疚,对于王氏这个儿媳,她是十分欢喜的。

只是,她在府中很少管事,远离了这些纷争,以前也很少为母亲说话。

这才让沈氏无法无天,最后这个家成了这副样子。

“后来,每次去看望,你母亲都不肯回来。”

楚晴雅道:“受了冤屈走的,怎么可能主动回来,母亲的性子我最是了解的。祖母,我会想办法赶走沈氏的。”

胡氏听说楚晴雅要赶走沈氏,接王氏回来,心中欢喜。

沈氏在府中,虽然有当家主母的款,但并没有当家主母的样子,光是贪污就足够证明沈氏并没有为这个家着想。

而王氏一心照顾这个家,最终却到寺庙里住了这好几年,从来没有喊苦喊累。

胡氏道:“好,到时候家里母亲接回来,我们就一家团聚了。”

“嗯!”

马车走到山间树林里,一条宽敞的大路上,居然出现了十好几个山匪,拿着刀剑阻拦他们的去路。

骤然停下的马车,车中楚晴雅明显感觉到出事了。

她掀开马车门帘去看,皱着眉头问道:

“怎么回事?”

阿瑶见怪不怪的禀报:“前面好像是一群山贼江路给拦着了。”

这阳关大道上居然还会有山匪出没,难道官府都不管的吗?

这也不过才离京城不到一里,怎么可能治安与京城差那么多。

“这居然还会有山贼?我去看看!”

楚晴雅正要离开,宝玉一把将楚晴雅给拉住,眼含泪花哭唧唧道:

“娘亲别去,孩儿害怕。”

这小东西居然会害怕?

灵儿在一旁坐着,完全没有受惊吓的样子,毕竟比起山匪,魔教那些牛头鬼面可要恐怖吓人的多。

这些年的相处,这两个孩子早就习惯了。

楚晴雅道:“你们陪着祖母,娘亲下去看看情况。”

“娘亲别去!”宝玉叫楚晴雅死死拉住,和往常的反应恰恰相反。

这样换作是往常宝玉应该冲出去去用暗器调戏山匪了才对。

但是担心祖母的安危,楚晴雅还是出去一看究竟,阿瑶正在教训那些山匪,山匪被打的快要跪地求饶了。

“啊!!”

“救命啊娘亲!娘亲抱抱!”

楚晴雅本来想上前帮忙被宝玉缠着手臂,动弹不得,楚晴雅气坏了道:“楚宝玉,你在干什么?又在搞什么幺蛾子,要是伤到你太祖母,小心我拨了你的皮。”

“娘亲别走!!”

宝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抱着楚晴雅不松手,楚晴雅只好看着阿瑶独自和山匪纠缠。

楚晴雅将宝玉送回马车上,正准备教训,一个声音喊到:

“大小姐,老夫人,山贼被一位大侠赶跑了。”

“大侠?扶我下去看看。”胡氏本来是受了惊吓,但是听到已经得救,便松了口气,想要下马车,感谢救他们的人。

不要下马车后才发现就他们的人正是永安王,胡氏道谢:“原来是永安王出手相助,今日真是太感谢了。”

夜华阳道:“只是恰好路过,路见不平罢了,胡老妇人不必客气。”

“爹爹!”

宝玉看见夜华阳,兴奋的叫出来。

“楚宝玉,你又不长记性,见到人就乱喊。”

“宝玉没有乱喊,他就是宝玉的爹爹。”

楚晴雅捂住宝玉的嘴,一一个锐利的眼神瞪了宝玉一眼。

“阿,小孩子不懂事乱叫,永安王见谅。”

夜华阳大方笑道:“不会,老夫人这是要去哪?”

胡氏道:“是去静安寺,看望老身孙女之母王氏。”

夜华阳点点头,并没有太过惊讶,好像事先就知道了一般。“原来如此,只是前面一带不怎么太平,恐怕还会有山贼作祟,不如,本王互送老夫人去。”

“那真是太好了,多谢永安王了。”胡氏一口答应下来,心中也有些盘算,一来是想楚晴雅和夜华阳培养一下感情,毕竟婚约在身。

二来,方才宝玉抓着楚晴雅十分害怕的样子,见到夜华阳之后,瞬间高兴起来,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害怕,胡氏便猜想,夜华阳的出现救了他们会不会并不是巧合。

“祖母……”楚晴雅原本想要拒绝,没想到祖母却答应了。

胡氏道:“好了,这马车坐不下那么多人,不如晴雅你就骑马吧,顺便帮老身多多感谢这位永安王。”

“阿?”

胡氏进了马车,夜华阳上马,将楚晴雅一并撸上去,笑道:“怎么,楚大小姐不会骑马?那就跟本王同骑吧。”

“谁说我不会,放我下去。”

楚晴雅本想反抗,夜华阳驾马上路,一双好看不行的凤眼认真道:

“别动,否则掉下去,可别怪本王。”

她倒是想动,被夜华阳拦腰夹住,哪里动得了。

楚晴雅突然明白过来,方才宝玉奇怪的举动,就是为了制止楚晴雅动手,给夜华阳营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得到祖母的认可,夜华阳趁机提出护送他们……

楚宝玉这小东西真是好演技!!

楚晴雅气急:“夜华阳,你是铁了心要拐走我的孩儿是吗?”

“本王没有,只是你这孩儿与本王甚是缘分,方广高深无丈尺,又十分默契,本王很是喜欢。”

这永安王怎么天天嚷嚷着喜欢她的孩子?

楚晴雅心中恼火,怒道:“你喜欢你生一个阿,别抢我的!!”
马车到了静安寺,自小母亲就十分信佛,时常会带着他来静安寺烧香拜佛,祝愿家中一切平安,顺利。

如今倒是一人在这寺庙中呆了好些年,而他在魔教这些年也有不少难过的事情。

这一切都是拜沈氏母女所赐。

“阿娘!”

楚晴雅见到母亲王氏叫了一声,王氏回头望去,见到楚晴雅,心中震惊,十分惊讶,没想到居然还能见到楚晴雅。

“雅儿,你怎么来了,母亲也来了,这两个娃娃是?”

楚晴雅高兴的张宝玉和灵儿推上前,说道:“宝玉灵儿,快叫祖母!”

两个孩子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王氏,这就是楚晴雅时常和他们提起来的祖母,终于是见到本人了,一幅慈祥温婉的样子,两个萌宝十分喜欢,都扑在王氏怀里撒娇。

“祖母金安!”“祖母金安!”

听到是楚晴雅的孩子,王氏惊讶万分,这两个小孩长得十分漂亮,其中一个和楚晴雅小的时候的样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唉!嘴真甜,我也没什么可以给你们的,这跟随我多年的一对银镯子,便送给你们当作是见面礼吧。”

王氏取下手中的银镯子,他从侯府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带,就带了这一对银镯子。

毕竟这是她当年的嫁妆,它时刻带在身上,原本就想着将来传给自己的女儿当嫁妆的,没想到已经来不及了,便只好传给孙女。

“多谢祖母!宝玉很喜欢!”

“灵儿也很喜欢!!”

两个小孩子十分的嘴甜,讨王氏喜欢。

王氏又问道:“雅儿,你是何时有的孩子?你已经成婚了?”

这件事情楚晴雅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了,十分的难以开口,但她还是下意识的将手背在身后,挥了挥示意,夜华阳不要进屋来,免得母亲看到误会。

看到这一手势的夜华阳,邪魅一笑,反倒上前来,让王氏看到自己。

“额,阿娘,这件事情……”

王氏看到夜华阳后有些出神,夜华阳和宝玉简直是一模一样,看来这就是孩子的父亲了,王氏对此深信不疑,不过看到夜华阳,她猛然发现,以前是不是见过此人,竟觉得有几分眼熟。

“那这位是孩子的父亲吧,好似有些眼熟,是哪家的公子?”

楚晴雅急忙摆手否认,果然将这个男人带在身边,很容易让人误会。

尤其是这两张脸,为什么就长的如此相似,这也太过巧合,就算他解释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

“不是,他是永安王夜华阳,不是孩子的父亲,孩子的父亲死了。”

听到楚晴雅否认,王氏有些怀疑,但是楚晴雅没有必要骗她,可实在是太过相似,王氏不由得反复多看了几眼,但楚晴雅否认往事,也就没有再多问。

“这……王爷恕罪,是我错认了。”

夜华阳却是十分不在意,笑道:“楚夫人不必在意,本王和晴晴是有婚约在身的,迟早会是孩子的父亲。”

说到这,王氏记起来,楚晴雅儿时的时候和这个永安王确实是定下了婚约,只是那时的永安王,是十分有可能继承太子之位的人,先皇很是喜爱儿时的楚晴雅。

老侯爷和先皇又是至交,所以才定下了这个婚约,没想到时隔多年,楚晴雅却先有了孩子。

尽管这样还是阴差阳错的,和夜华阳遇到。

可能这一切都是缘分吧!

不过居然有了交集,那么二人今后的境遇,就不是他们这些长辈可以干涉的了,还是得靠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看能不能够走到一起。

不过这夜华阳好像对楚晴雅和孩子都十分在意,想来还是有些希望的。

“也是,雅儿和王爷自小就定下了婚约,不过,这孩子若真不是王爷的吗,实在是长的太过相似了。”

王氏倒是心中觉得这两个孩子就是夜华阳的,只是因为以前什么原因,楚晴雅不肯承认罢了。

既然楚晴雅不想承认,那么她也不会拆穿。

“不是不是!阿娘可不要再瞎说了。”

“好好好,娘只是看到你和孩子们十分欢喜。”

就在相谈甚欢之时,宝玉从怀中掏出一个手帕包着的点心递给王氏,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望着王氏,真心诚意的说道:“祖母,这是宝玉给您准备的礼物。”

王氏听到这是宝玉带给她的礼物,心中很是欢喜:“这是什么呀?”

宝玉道:“是宝玉平时最爱吃的点心!”

“哈哈哈!!”

一阵欢笑声响起,王氏实在太过喜欢这两个孙儿,宝玉的古灵精怪,灵儿的温婉可人,都是十分的讨人喜欢。

但只有楚晴雅知道这块点心是宝玉担心自己在路上饿了才会带着的,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会将这顺便带着的点心送给母亲当礼物,而且这点心还是她做的,这一招借花献佛用的极为精妙!!

不愧是她的孩儿,把她的生存精髓学了个八九分。

趁人不注意,楚晴雅将夜华阳拉了出去,不满道:“喂,你刚才在我阿娘面前瞎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答应这门婚事了。”

夜华阳不以为意,理所当然的觉得他刚才的表现,没有任何问题。

“怎么了,这婚约可是从小定下的,本王也十分喜欢这两个孩子,为何不能成为他们的父亲?”

喜欢就一定要当他们的父亲吗?

再说了,楚晴雅还没有答应婚事,这家伙就说的跟板上钉钉了似的,在母亲面前胡乱说一通。

她以后再想解释也很难说得清了,况且现在祖母和母亲还有两个孩儿,都十分喜欢夜华阳,她很是为难。

这家伙到底是几个意思,偷窥她沐浴之后,便各种甩不掉了?

不过不管怎样,这一世她绝对不想再嫁到皇室去,在那些肮脏的勾心斗角中掺和。

他只想平安顺遂的和两个孩子一起生活下去,看着他们成家立业,自己也安享晚年。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喜欢你自己生去!!”

夜华阳笑道:“本王就喜欢这两个。”

两年之后的争吵还是方才的那些话,这个男人果然是盯上了她的孩子。

“夜华阳,我真想咬死你!!”

楚晴雅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拿一个人没有办法,又得罪不起,又甩不掉。

夜华阳轻笑两声,2013yjzxt,觉得楚晴雅生气的样子十分可爱。
下一篇:楚晚宁墨燃肉|约附近100元3小时
上一篇:和退休老太发生了性关系 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