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 新婚同事紧窄

玉玉 2021-07-30 13:27

邹凡尘五官抽搐瑟瑟发抖,他的酒量撑死喝八两,怎么也喝不到一斤。如果叶念薇不来替酒,冷沐风一斤的酒量,他顶多输三千万。

  用三千万和贵族打好关系,值得!

  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叶念薇会过来替酒。

  他知道她的酒量有多大,所以不敢和她提分手。不提分手,她多少要替他考虑。刚才说出“我们是一家人”的话,就是想提醒她:她替他考虑了,他们的感情就还有商量的余地。

  可她……邹凡尘气得想冲过去问问她:六年的感情,她就是这样爱他?说分手就分手?一点都不留恋他?一点都不想再争取争取他?

  五官气歪!

  端着酒杯的手青筋爆起,又忽然说道:“薇薇,鑫圣贵金属破产出逃,我胃疼!”

  以往他说胃疼,她都会对他千依百顺。这会儿只要她不再往下继续喝,他就可以拼死喝到一斤,mkd-008,把赌金的输赢控制在三千万。他输不起六千万,顶多只能输三千万。

  叶念薇却觉得心酸:

  他的无耻间接的证明了她的愚蠢!

  这么无耻的男人,她居然可以爱六年?可以信任六年?她得多蠢啊!

  叶念薇蠢够了,冷漠地站起身,把第二圈白酒从小杯倒进大杯,一饮而尽。又拿起第三圈白酒,喝了一杯:“两圈零一杯,结束。”

  邹凡尘要想赢她,必须喝够两圈零两杯。

  邹凡尘只想输三千万,就必须喝完两个整圈。

  两个整圈就是两斤白酒,有几个人能喝到两斤白酒?邹凡尘别说喝两斤,他一斤都喝不完。如此一来,他就输三圈,输九千万。

  让他输六千万都是厚待他,他还想控制赌金在三千万……呵呵!

  叶念薇开心了,扶着桌沿缓缓的坐下,语气尽可能的清晰:“邹少不说胃疼,这后面的酒我就不喝了。邹少一说胃疼,我就觉得有机会能赚九千万,为什么要赚六千万?如果让各位跟着输惨了,各位还请别怪我,要怪就怪邹少的胃,早不疼晚不疼,偏在节骨眼疼。”

  邹凡尘慌的一匹,惶恐环视:“你……”

  有人怼断他:“邹凡尘,你TMD真烦,以后别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一场好好的赌局被你搞成这样,我们还玩什么?”

  “邹家这么不懂规矩,应该去混二流圈。挤到我们这里来,你不觉得格格不入吗?”

  “女朋友是女朋友。女人是女人。女朋友只有一个,女人可以有很多个。你玩得起,你就玩。你玩不起,就别玩。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你当自己是谁?”

  ……

  本来他们能赢钱!

  就算赢不到的,也不至于输这么多!

  现在没有人赢钱,最少的要输六千万,最多的要输九千万。两斤白酒,谁能喝到两斤白酒?他们气死了,都不想见到邹凡尘:“你滚!滚回你自己的圈子,别来晦气我们。”

  邹凡尘脸色难看,进退两难。

  叶蓓蓓丢脸丢得抬不起头,对叶念薇恨之入骨。

  叶念薇无所谓也没空陪他们玩,她要出去找霍廷琛,凑到冷沐风的耳边悄声说:“我有些难受,想出去走走散散酒。你帮我盯着他们,别让他们来骚扰。”

  冷沐风知道她的酒量,也怕她出事:“我让侍者带你。”

  叶念薇没有拒绝,跟着侍者往外走。走出流云阁没有多远,她眼前的景色忽然就和梦中的场景重叠起来,心里惊了惊:“这里是什么地方?”

  侍者恭恭敬敬地说:“这是蓬莱阁,是单老和霍先生临时休息的地方。七点钟正宴准时开始,单老和霍先生会从这里离开,前往正厅参加正宴。”

  叶念薇眼睛一亮:“霍先生是霍廷琛吗?”
许是因为冷沐风的关系,侍者对她客客气气,有问必答:“今天来了两个霍先生,但是有资格陪单老下棋聊天的,只有霍廷琛先生。”

  “我可以进去给单老和霍先生问声好吗?”

  侍者立即否定:“不可以!单老有特别吩咐,除了霍先生和侍者,任何人不得进去蓬莱阁打扰。叶小姐想要问好,可以等正宴开始之后,单老会抱着小重孙出来与宾客见面。”

  “好。麻烦你先带我去正厅。”正宴七点开始,混乱发生在八点,还有一个小时完全来得及。她这会儿想进去,无非就是想早点见到霍廷琛。人在眼前,她看着放心。

  侍者带她去正厅。

  正厅是流星庄园的重中之重。

  客人们可以在休闲区娱乐消遣,但正宴时间一定要回正厅,直至宴会结束。

  正厅的规模有十来个流星阁那么大,构建的里三层外三层,一层比一层富丽堂皇。

  通往大厅的台阶是汉白玉,大厅里的地砖泛着耀眼的金色,水晶灯奢华璀璨。灯光下人来人往,西装革履,衣香鬓影,他们三五一群,杯觥交错,侃侃而谈。

  叶念薇左右环顾,有点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眼前的景色和梦中的场景高度吻合。

  侍者离开。

  她扶着扶梯,独自上楼。

  与她擦肩而过的人,时而清楚,时而模糊,时而属于现实,时而属于梦境。

  走到过道的尽头,她不由停下脚步往左看,梦境中左边的墙根有人在窃窃私语,可这会儿那里没有人,一片空荡荡的安静。

  左胳膊忽的一紧。

  一道巨大的力量拽着她往前走。

  她来不及挣扎,就被拽进对面的空房间。这个房间不曾在梦里出现,她模糊的梦境随之消失,只剩下现实的清醒。她慌张的挣扎胳膊,同时顺着胳膊往上看去,怔住。

  “霍廷琛?”

  他不是在蓬莱阁吗?

  怎么一晃悠就到了这里?

  叶念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手捏住他的脸。

  软的!

  温的!

  不是梦境,不是喝醉酒眼花,他的的确确是个现成的活口:“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要晚一点才能过来吗?”

  霍廷琛大意了,他忘了闪,被她捏到脸。

  他拍掉她的手,拿出两粒白色的药片递过去给她:“吃了。”

  叶念薇愣住:“你过来就是为了给我送药?”

  霍廷琛面无表情:“你不该问这是什么药?”

  叶念薇勾勾唇角:“这是什么药重要吗?不,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动机!你为什么要给我送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霍廷琛,你快点说,你是不是爱上我了?是不是盯上我了?是不是想和我结婚做夫妻?你现在说是,我马上就答应嫁给你。”

  霍廷琛嘴角抽搐:他错了!他不该来!

  一个喝完两斤白酒的女人,能安全离开桌子,能一路走到这里,她又能出什么事?

  亏他还担心她会喝死,特意跑来给她送催吐药,特意安排医生待命,还骗单老说:他肚子疼,要上洗手间……他一定是蠢了,蠢了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决定。

  他收起药,转身告辞:“打扰了!”

  叶念薇一闪又拦到他面前,笑得牲畜无害:“你来都来了,亲一个再走呗!”
霍廷琛阴着脸,俯视她,目光深邃玄寒,透出千年冰窟的冷。

  乔田查过她。

  她是叶家唯一的千金,活了24年忽然由真千金变成假千金。

  真千金回归后,她一夜之间从天堂跌入泥沼,父亲更改继承权,天龙之寻道,母亲对她冷嘲热讽,谈了六年的初恋说翻脸就翻脸,对她弃之如敝履,毫无留恋。

  她心灰意冷时选择变通。

  霍廷琛欣赏她的变通,也欣赏她对邹凡尘的报复,九千万的赌金邹凡尘扛不起。

  因为欣赏,所以怜惜。

  因为怜惜,所以跑来给她送药,想将她的难受减低到最轻。可是……他错了,真的错了,她不难受,他就得难受:撩完一次又来一次!她这么撩他,他不要面子了吗?

  叶念薇本来就在四处找他,这会儿他自己送上门,她又怎么可能放他走。

  无视他玄寒冷冽的目光,她借着酒劲壮怂胆,伸手环住他的腰,倒进他怀里,先装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哎呀呀呀!我喝醉了!两斤白可不是闹着玩的!头晕!头好晕啊!晕得不要不要的,除了靠着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站稳。”

  “……”霍廷琛五官紧绷,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拳:这理由的确不好推开!

  叶念薇抬起眼帘往上瞄了一眼,见他脸色铁青,又把脸埋进他胸膛,眼不见心不怕。

  他的胸膛有点硬。

  她转了一个圈,又转了一个圈。

  见他一直没有发飙,她又来来回回的故意转圈:“好硬啊!靠得不舒服!霍廷琛,你哪里软一点,能让我靠得舒服些吗?”

  “……”霍廷琛牙关紧咬,想把她咬碎吞进肚里。垂下目光,忽然看见她头顶有一块红色。右手抬起来拨了拨她的头发,发现是个血口子,目光不由收紧:“怎么弄的?”

  叶念薇欣喜若狂,倏的抬起头,眼睛亮闪闪的发光:“你在关心我?你终于知道,我是属于你的肋骨?你终于良心发现想要找回,我这条遗失在外流浪多年的肋骨?”

  “……”霍廷琛想煽自己两个耳光:别人是吃一堑长一智,他是吃一堑还等着吃第二堑?他错了!他真的错了!可是,手不对心!心里疯狂认错,手指却按摩她的血口。

  血口很稚嫩,血痂结得很薄。

  按摩的时候她明显吃疼,反复想躲开不让他触碰。

  他又抬起左手,稳住她的头不让乱动。右手指扒拉她的头发,发现那一块少了点头发。

  “谁打的?”戾气忽的窜出来,来得突然又防不胜防。这是一个全新的伤口,网友探访空军基地,不是叶家父母打的,就是邹凡尘动的手。找死!他的人,他们也敢动?

  叶念薇却无视他的追问,继续疯狂的撩他:“你这么关心我,是不是想和我结婚?你想和我结婚,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你说啊!你说了,我才知道,你想和我结婚!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和我结婚?霍廷琛,我们结婚吧!结婚吧!结婚吧!”

  “……”霍廷琛狠喘了两口气:能不能正经点?

  叶念薇不需要正经,她正经了那么多年,又得到了什么?她解开他的西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伸手进去,隔着白色的衬衣紧紧环抱他,脚尖垫起:“亲一个!初吻哦!香喷喷的初吻哦!”
下一篇:杨家后宅(全)冬儿+小说,刺激的乱亲
上一篇:唔唔好热好大不要教官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