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慢点好痛到里面了 适合女的晚上看的小黄说

玉玉 2021-09-11 08:33

  “爷爷!我才21,我不要去相亲!”

  姚晓璟漂亮的小脸上一片愤慨!她大学还没毕业,还没享受完单身的悠闲生活,才不要去相亲!

  “晓璟,别说爷爷不通情,深蓝孩童,给你两条路,要么去相亲,洪荒风云,要么就跟石头订婚!你自己选吧。”

  姚定国气定神闲地一边喝茶,一边捋着自己的山羊胡。

  “你……”姚晓璟气结,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竟然让她跟那个花心萝卜订婚!

  清亮的眼珠足足瞪了爷爷几分钟,忽然换了个表情,笑眯眯地凑上前,蹲在爷爷身边给他轻轻捶腿,一脸狗腿地眯着眼:“爷爷爷爷……你知道的嘛,晓璟舍不得你啊,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要是没我在,你天天呆在这个大院子里多孤单多寂寞,都没有知音了呢……”

  “少贫嘴。”

  姚定国斜看了眼自己的宝贝孙女,一脸淡定:“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要么相亲要么订婚。”

  见孙女气鼓鼓的可爱模样,姚定国终是狠不下心逼她什么,大掌揉了揉她的头发,诱哄地说:“璟啊,218.5.6.212,爷爷给你介绍的这个人绝对包你满意。你不是从小就喜欢你陆叔叔么?这次爷爷让你见的人,就是陆叔叔家的小儿子,之前一直在国外进修的陆彦深。他现在已经是咱们军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校!要个子有个子,要学历有学历,而且爷爷听说他从没交过女朋友,你不是就想找个处……”

  “爷爷!”

  听到爷爷要说出那两个字,姚晓璟差点没吐血。一个活了多半个世纪的国家功臣,怎么越老越不正经了!

  “好啦好啦爷爷不说。璟啊,就当爷爷求你了好不?去见一次,就见一次……”

  姚定国抓住孙女的手使劲地摇啊摇,历尽沧桑的眼眸中竟然浮起一层薄薄的泪水,看的姚晓璟浑身一哆嗦,掉下一地鸡皮疙瘩。

  她挎下脸,一脸无奈与纠结:“爷爷,不带你老这么卖萌的啊……”
  她最受不了老头子卖萌,每次都知道是假的,可每次她的小心脏都会塌下去一块儿,不答应他就跟心里隔着什么东西似的。

  姚定国见孙女妥协,眼中的泪水立刻就消失不见,杵着拐棍屁颠颠地去给老战友打电话了。独留姚晓璟在原地暗自神伤,警告自己下次千万不能再上当!

  姚晓璟骑着她那辆牛X哄哄的大哈雷走街串巷,最后终于停在市中心一家银行门前。

  抬腿下车,这辆大哈雷的重量比她还要重,大大的、沉沉的,看起来根本不是她这样弱小的女孩子可以驾驭的了的,可她,完全没问题!

  单手抱住头盔,海蛐蟮,姚晓璟拔下钥匙就朝着银行里走去。今天是周一,人不是特别多,她拿了号以后就在坐在椅子上玩手机。

  等她玩的差不多,刚要抬头去看到了几号时,突然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头戴毛线面罩的男人冲进来,他们迅速分散开,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杆枪,让银行里的气氛一下子沉寂几秒。

  “啊……”

  几秒后,银行的工作人员最先回过神,她尖叫一声,结果下一刻就听到子弹破空声响起,工作人员顿时倒在地上,捂住自己流血的小腿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

  “都老实点!谁要是敢再叫,别怪老子的子弹不长眼!”

  几名持枪的抢匪开始分散银行里的人,并叫那些工作人员把钱扔进他们的大口袋里。

  “你!起来,去那边蹲着!”

  当走到姚晓璟身边时,大个子的枪口碰了碰她的背包,大声喝道。

  姚晓璟没理她,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那名受伤的工作人员身上,她流了很多血,再不止血会有大问题。

  “喂!死丫头,跟你说话听到没!”

  大个子不耐地吼道,枪口直接对准姚晓璟的头,冷冷道:“快点滚过去!别逼老子动手!”

  刚刚打过子弹的枪口,还有种特殊的炙热。

  姚晓璟缓缓抬起头,漂亮的小脸上一片冰冷,道:“我是医生,让我去给那位姐姐止血,不然她会有生命危险。”
  “少废话!”

  大个子目露凶光:“快滚一边去!你要是敢耍花招,老子一枪毙了那个女人!”

  姚晓璟刚要继续说些什么,小手却忽然被人拉住,带有薄茧的手掌轻而易举就将她的手握在掌心。

  她反射性地回头,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正抬头看着那匪徒,讪讪地笑着:“不好意思,我女朋友被吓到了,我马上带她去那边蹲着。”

  说完,有力的大掌就硬拽起姚晓璟走到那边蹲下。

  他的力道很大,她根本挣脱不开,只能用愤恨地眼神瞪住他,似要将他瞪出个窟窿来。

  蹲下后,大个子已经不注意他们。姚晓璟使劲抽出自己的手,固执地起身要去看那名工作人员,可身边的男人丝毫不准。强而有力的臂膀看似轻柔环住她,实际却是死死将她箍在怀中,不让她动弹分毫。

  “色狼!放开我!”忽略内心一闪而过的跳动,姚晓璟压低声音骂他。

  “不想死就别动。”男人的声音低沉浑厚,完全不似刚才跟匪徒说话时那么谄媚。

  姚晓璟回头看他,他脸上的大框眼镜几乎遮住半张脸,只能看到抿紧的双唇,和紧绷的下颚。

  “这些人都是亡命徒,不想子弹打在你身上,就安静等着。”

  眼镜框后的目光,正在犀利地盯着那几名匪徒,可表面上却丝毫看不出。

  姚晓璟轻蔑地冷哼一声,“胆小就承认,本小姐只会打心里鄙视你,但是不会嘲笑你!”

  男人没再多言,静默地盯着那些匪徒。

  受伤的年轻女人已经疼的晕了过去,姚晓璟望着她退下那一片殷红的血,眉头皱在一起,纤细白皙的手指在地面上猛敲,彰显出主人内心的焦急。

  “把你们的手机钱包都扔到地上!”

  众人依言丢出自己的手机和钱包,蹲在角落的一名男子想趁着掏出手机时,快速拨打电话,可却被眼尖的匪徒看到,一枪打在心脏!当场毙命!

下一篇:写得很细的床污文 我把小静开了苞小说
上一篇: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宝贝怎么还没适应我的尺寸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