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宝贝怎么还没适应我的尺寸

玉玉 2021-09-10 09:08

姜檀被敲门声吓了一跳,连忙捂着手机从床上跳了下去。

她凑近猫眼朝外看,一下子就对上了一双冷冰冰的漆黑眸子,跟泼墨点就似的,寒意十足。

她吓得叫了声,猛地朝后退,跌坐在地上,捂住胸口,怎么会是薄暮寒?

他是不是听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了?

肯定是听见了,不然怎么砸门呐。

她背靠着门,想着办法,要是让薄暮寒进来了,自己不死也要脱层皮。

这男人喜怒无常,谁知道他又发什么疯。

手机屏幕闪了一下,薄暮寒给她发来了语音,姜檀忽然觉得自己的手机简直就是个烫手山芋。

她咬咬牙,点开了,手机里传来男人冰冷的腔调:“开门。”

姜檀莫名其妙的还感受到了几分男人压抑的怒火。

好家伙,这就更不能开门了。

姜檀立马起身,不光没开门,还把门摁了两下反锁,另外将一边的沙发推了过来,挡在门上。

做完这些还不算,姜檀还给周琳把电话打了过去,可怜兮兮的说:“二婶,你来看看三哥吧,他是不是喝醉了啊,在走廊上不知道在干什么,我明天还要上课呢,得早点休息。”

周琳一听,掀开被子穿上拖鞋朝外走:“抱歉啊,檀檀,你三哥最近工作太忙了,有点失态,我去看看。”

“没关系,谢谢二婶。”

姜檀贴在门上又听了好一会儿,果然没声音了,她心里窃喜,扑倒在床上翻滚。

正当她高兴的时候,手机屏幕又闪了一下,姜檀看着薄暮寒这次发来了四秒语音,脑子里猜测着薄暮寒要说的话。

想来想去,都不是什么好话。

她试探性的点了一下,果然那边传来男人的冷笑声——姜檀,你好样的。

姜檀浑身一软,揉了揉脸,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回复,最终打了个“晚安”发了过去。

隔壁的薄暮寒瞅着手机屏幕看着对面的对方正在输入,输入了半个小时,就输入了一句晚安,气的差点把手机都给砸了。

他忍住把人抓过来好好教训一顿的念头,抓起浴袍,沉着脸走进了浴室。

第二天,姜檀起了个大早,因为今天是江教授的思修课,要是迟到了,那个小老头发飙起来很难看。

她和顾云深结婚的事情是隐婚,她才大二,这事学校里面除了许绾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

她刚洗漱完出门,就看见对面同样开门的薄暮寒。

薄暮寒一看见她,本来惺忪的睡眼瞬间清醒,宝贝就想欺负你,步调加快,咬牙喊道:“姜檀!”

姜檀靠着墙,朝楼梯方面移了两步:“三,三哥,你头发上是什么啊。”

趁着薄暮寒停下脚步检查头发的间隙,姜檀马不停蹄的飞奔下楼,直直窜向客厅坐的乖巧。

薄暮寒这才发现自己被耍了,怒极反笑,扯了扯领带,冷着脸也下了楼。

周琳一边给姜檀盛着小馄饨一边招呼薄暮寒:“暮寒,你等会不是要回公司吗,正好和檀檀学校顺路,你顺便送一下。”

姜檀立即拒绝:“不,不,裴新华豹纹,二婶,三哥日理万机,哪里能为我耽误时间,二婶——”

“不耽误。”薄暮寒打断她的话,在她对面拉开了椅子,优雅的坐了下去。

姜檀看着男人矜贵高傲的眉眼里传递出来的杀意,觉得自己今天难逃一死。

“是啊,檀檀,都是一家人,怎么会耽误呢?”周琳笑着把盛好的馄饨放在姜檀跟前,姜檀赶紧站起来,用两只手去接,“二婶,你快坐下,我自己可以,不用您亲自动手的。”

周琳笑了笑,坐在姜檀旁边,用勺子舀着碗里的粥,一直笑看着姜檀。

姜檀被她看的有些毛骨悚然,只觉得周琳今天看向自己的目光太过慈祥,慈祥的让她害怕。

她咬着馄饨,抬起头对着周琳干巴巴的笑了笑,眼睛都要笑没了。

周琳也笑:“檀檀,好吃吧。”

“好吃。”其实今天的馄饨寡然无味,一尝姜檀就知道是周琳亲自下厨做的,为了让周琳开心,姜檀赶紧又舀了一个。

“好吃你就多吃点,”周琳斟酌着,忽然笑眯眯的开口,“檀檀你看你现在还小,一次并不能代表什么,要不然今天二婶陪你去把婚离了吧……”

姜檀傻了眼,馄饨咬都没咬,一口吞了下去,正好卡在喉咙眼里,她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薄暮寒也错愕了一秒,便又继续波澜不惊的喝着粥。

周琳吓了一跳,连忙拍着姜檀的背,焦急的说:“没事吧,没事吧,吃东西不要急啊,快,快喝口水。”

姜檀简直欲哭无泪,这不是她吃东西急,这是她被吓到了好吧。

眼见自己不咳了,周琳还要再说,姜檀立马站了起来,抓起一旁的书包,对着周琳说:“二婶!我要迟到了,我先走了!”

“等等,等等!”周琳瞪着薄暮寒,“你还吃?还不去送人!”

薄暮寒优雅的擦了擦唇边,站了起来,从姜檀的手里拿过书包背在自己肩上,换好鞋,冷冷道:“走吧。”

姜檀咬牙,周琳还在后面,薄暮寒她更拿捏不定,虚劳营殡玉山前,只能埋头跟上。

薄暮寒把姜檀的书包放在副驾驶,姜檀一如既往的跑到车子后面,拉了两下,却怎么也打不开。

她盯着薄暮寒面无表情的五官,莫名其妙的有些胆怯,乖乖的拉开副驾驶的门,抱着书包坐了进去。

她的安全带才扣上,薄暮寒便陡然加速,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出,姜檀吓得脸色都白了。

“三哥,你,你冷静。”她颤声喊道。

薄暮寒没理她,一个漂移超车把姜檀吓的眼泪都出来了,她终于知道怕了。

她紧紧的拽着薄暮寒的衣角,哭着认错:“三哥,三哥,我知道错了,停下好不好,好不好。”

眼见着就要撞上墙,薄暮寒一个刹车掉转,这才免于一难。

姜檀面如菜色,耳朵仿佛失了鸣,呆呆傻傻的看着前方,眼泪控制不住的流。

她早就该知道,男人不好惹,更不会喜欢被招惹和反抗。

仅仅只是一个晚上,她触犯了太多。

薄暮寒停下车,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夹在修长的指尖里。

“姜檀,不要以为你和别人结婚会引起我半点的注意,你爱和谁结婚就和谁结婚,我不会管你,但你要是再敢让我生气,我不会客气。”

姜檀机械的转过头,眼里的泪水没有擦干,恐惧的望着他,哽咽道:“什么……意思?”

“你和顾云深的事情我管不着,卡林娜·巴杜奇扬,也不想管,”薄暮寒咬着烟,冷冷的看着她,“但是我的东西你要给我拿回来,这周六我出差回来,要是见不到那对玉镯子,我要顾家好看。”

“东西你明明是已经送给我了!”姜檀近乎失控的喊了出来。

“你还知道是我送你的?”薄暮寒神色郁冷,逼近她,“我只是赋予了你佩戴拥有它的权利,没有给你送人的权利。”

“三哥,我已经送人了!”姜檀无力的说,“我赔给你别的好不好?”

“不好。”薄暮寒冷傲道,“下车。”

姜檀偏头,这里是郊区,要是自己走到学校去肯定会迟到的。

“二婶明明让你送我去学校!”

“那又如何?”他扯了扯薄冷的唇角,近乎恶劣的反问她。

“我要打电话告诉二婶!”姜檀委屈的说。

薄暮寒嗤笑了声,轻而易举的把她握在手里的手机丢出了窗外:“请便。”
姜檀喊叫了声,赶紧推开车门饶到薄暮寒手边去捡自己的手机。

手机已经四分五裂,盖和屏幕摔成了两半。

姜檀黑着脸从地上一把抓起屏幕的残骸,心疼的不得了,回头咬牙朝薄暮寒伸手:“赔钱!”

她从读大学之后,生活费都是薄暮寒给,要钱也都是从他这里拿。

她爷爷现在到了年纪,没事就喜欢到处旅游,根本不管小辈的这种闲事。

薄暮寒倒也大方,大一开学的时候直接把自己的副卡给她了。

但那时姜檀爱薄暮寒爱的鬼迷心窍,为了让自己能够不停的骚扰薄暮寒在他跟前刷存在感,她毅然决然的谢绝了副卡,要求薄暮寒给自己转账。

如今距离上次她找薄暮寒要钱已经过了一个月,她的钱包可谓是拮据至极,别说买手机了,就是连贴膜的钱都没有。

薄暮寒侧头,冷笑道:“原来你没钱,怎么,你老公不给你零花钱?”

姜檀感觉自己被侮辱了,梗着脖子:“我不用他的钱!”

“噢。”薄暮寒意味深长的眯起眸子,“这么硬气啊,现在像你这种蠢女人可真的不多了。”

姜檀咬牙,手朝前伸进了他的车窗里:“你懂什么,我这叫新时代女性,不用男人的钱,赔钱。”

薄暮寒用手指点了点姜檀的掌心,手腕翻转,把她的手推出窗外:“抱歉,姜小姐,我也是男人。”

说完,也不管姜檀多臭的脸,径直开车离开了。

姜檀气的朝前追着他的车子在后面跑,扬起自己的手里捏着的手机残骸用力的朝着薄暮寒的车砸去:“狗男人!”

她咆哮道,停下了脚步,双手撑着膝盖喘气,薄暮寒的车早就没影了,她那已经破损的手机屏幕在地上磕了两下,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姜檀这才想起自己还要上课,当下什么都顾不得了,赶紧小跑着往学校。

等她跑到学校的时候,思修的早课早就下了。

许绾手里拎着两个已经冷掉的包子等在教室门口,疯狂的给姜檀打电话。

姜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到三楼的,她对着靠在墙边恨不得砸了手机的许绾举了举手,有气无力的喊着:“在这,我在这。”

许绾捏着手机赶紧走了过来扶住她:“你这是被谁抓壮丁去了,累的满头大汗,我给你发消息你不回打电话你不接我还以为你死了!”

姜檀也不要形象了,一屁股坐在地下,从许绾手里拿过保温杯就朝自己嘴里灌:“我现在觉得我自己真的要死了。”累的。

许绾蹲下身子拿出纸巾擦着她唇边溢出来的水,嫌弃的说:“你别急,没人跟你抢,喝完了赶紧去办公室,思修老师换了个年轻的帅哥,专门让我在这里等你,说你来了带你去办公室。”

姜檀摊着喘息着看着她:“换了?那老头不教了?帅哥好说,等我去态度诚恳的卖惨,我这么好看,他总不会忍心让我写检讨的吧。”

许绾看了下表,再不去就要耽误下节课了,赶紧拉着姜檀起来朝着办公室走找思修老师。

“你自求多福吧你,那老师长得跟妖孽似的不是我们学校那种凡夫俗子,就你这种美色我直接呵呵。”

“他再怎么也不会像之前那个小老头一样让我抄书吧,包子,包子给我咬一口,饿了。”姜檀小跑着伸手。

“冷都冷了,出来给你买热的!”许绾龇牙咧嘴的瞪着她,一巴掌打在她手上,将她推进了办公室里面。

姜檀立即收敛神色,喊了声报告走了进来,赶紧把头垂的低低的。

原本坐在里面的小老头已经换了个年轻男人的背影,她没来得及抬眼多看,对着心里的腹稿到男人身侧便忙不迭的道歉。

“老师对不起,在你第一次上课我就迟到了,实在是家里有急事,我三哥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发起了高烧,我才把他送到医院赶来。”

“是吗?这样,老师陪你去看看你家三哥,你三哥住哪个医院哪间病房?”

淡淡的带着嘲讽的声音响起,姜檀猛地抬头对上那张化成灰都能认出来的脸,顿时跳脚:“薄暮寒?你来我学校干什么?!”

薄暮寒侧过身子,将手里的笔盖合上,目光森凉,慢条斯理的开口。

“姜檀,你旷课在先,诓骗在后,现在还在办公室里对着老师大呼小叫,你说,我要怎么罚你才好?”
“你怎么可能是我老师?”姜檀皱眉盯着他英俊的面孔,难以想象,正好这时门外走进她的辅导员,“薄老师,姜檀又迟到了啊。”

姜檀:“……”什么叫又。

薄暮寒收敛了面对姜檀时的情绪,冷冷淡淡的回道:“她家里出了事情,早上她哥哥给我打过电话。”

姜檀本来以为自己完蛋了。

她这辅导员本来就不太喜欢她,到处找她的茬,正巧她现在正堵在枪口上。

她没有想到薄暮寒会替自己扯谎,心里对他的观感顿时好了些。

“哦,是这样啊。”辅导员把一份文件放在薄暮寒的桌子上,“校长让我给你的,我先走了。”

面对男人时的压迫感让她不便久留,这人是校长专门在外企聘请的,据说是个身价不菲的大老板,每个星期就来学校上两节课,还得看他的时间安排。

“嗯。”趁着人没走出办公室的门,薄暮寒拿出思修课本,用手指点了点:“抄完上面我划的,能做到吗?”

姜檀没想到还是要抄书,嘴角顿时耷拉了下来,身后辅导员的目光也看了过来,姜檀一激灵:“能。”

辅导员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薄暮寒侧身从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手机盒子放在书上面,顺便用下巴指了指一旁的没用过的餐盒,冷声道:“走之前顺便把这些垃圾拿走,别耽误我批改作业。”

姜檀眼睛一亮:“好的。”

她闻着熟悉的香味整个人都被安抚了,拿起这大包小包的东西就朝外走。

许绾心里正为姜檀七上八下的担心着,没有想到她空着手进去,出来两只手却拿满了东西。

她压低声音喊道:“我天,怎么回事啊你?”

姜檀做了个“嘘”的手势,赶紧扯着许绾出了行政楼,把书和手机一股脑的放在许绾手里,像是没有吃过饭似的扒拉着餐盒里的蒸饺。

“方大厨的手艺又长进了,老娘原谅薄暮寒了。”

方大厨是薄暮寒的私人厨师,手艺精湛,姜檀最喜欢吃他做的东西了。

许绾帮她把手机包装给撕了:“这什么牌子,我怎么没见过,你能吃得像个人吗?”

姜檀抽空瞥了一眼,喂了一口给许绾:“我也不知道,薄暮寒用的就是这牌子,我跟你讲,刚刚办公室你说的帅哥就是我三哥薄暮寒。”

许绾瞪大了眼睛,声音含混不清:“我靠!劲爆啊!”

“可不是,我都吓傻了,不过我三哥学历那是没的说,来我学校是我学校走运。”姜檀嘿嘿笑道,在外面她说起薄暮寒,永远都是崇拜仰慕的语气。

正说话间,一旁的转角里突然传来一道激烈的男声:“我跟许绾早八百年前就没有关系了!咱们不谈她行不行?姜檀,我和姜檀那是——”

姜檀眉心一跳,意识到顾云深要说出什么,赶紧小跑上前出言阻止道:“顾云深,怎么哪里都能看见你,你公司这么闲?”

顾云深脸色难看,好不容易林素秋今天愿意见自己了,姜檀居然又来搅局!

“姜檀,你有完没完,你居然跟踪我?!昨天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大哥,你搞清楚,这是我学校。”姜檀白了他一眼,抽空瞥了一眼林素秋,“林大小姐的脚好了啊,看来我三哥的手艺的确是好,这刚好就来勾搭别人老公,是不是过分的缺德了一点?”

她一面说一面握紧了许绾颤抖的手,挡在了她的跟前,单枪匹马的将面前这对狗男女嘲讽了个遍。

林素秋小脸白了白:“我没有勾搭你老公,是暮寒让我过来的。”

她说到这里时,眼尾微挑,分明是挑衅。

姜檀从办公室出来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心头又冷又凉:“我三哥的眼光什么时候这么差了?什么货色都能看得上。“

“姜檀!你怎么在说话?!”顾云深厉声呵斥,一掌打在姜檀肩上。

姜檀吃痛勉强稳住身子,倒是身后的许绾没站好,脚一歪陡然磕在了地上,头皮撞出了血。

许绾惨白着脸,惊恐的看着手上的血,双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许绾!”姜檀蹲下身子扶住她焦急的喊道。

薄暮寒手里拿着姜檀掉在办公室的思修课本,下楼便看见四人围聚在一起的哄闹状,皱眉走了过来,询问道:“怎么回事?!”

姜檀又急又怒,一面扶着许绾站了起来,一面红着眼睛哭吼道:“你管好你的女人行不行!”
下一篇:学长慢点好痛到里面了 适合女的晚上看的小黄说
上一篇:漂亮人妇交换系列小说 描写床笫之欢的文章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